5、第5章 唐墓(1)

推荐阅读:风起龙城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神级猎杀者无尽破碎贩妖记贩妖记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个人来到棺材盖前,找到那条锁链。这时候,他们极为惊骇地发现那锁链之上锁住了一只齐腕断手。那断手上用鲜血写了四个字:“血债血偿。”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一个月过去了。这天晚上,李一铲正在背诵二十四向分金定穴法,陈驼子突然发问:“你们学堂是不是放假了?”李一铲说:“昨天开始放的春假。”陈驼子点点头:“你现在就回家,收拾收拾包裹,明天早上过来跟我出趟门。”

    李一铲问:“师父,我们这是去哪呢?”

    陈驼子说:“你知道为师这次下江南目的是什么吗?”李一铲说:“不知道。师父不说,小的也不敢问。”

    陈驼子从怀里掏出一个形状奇古的金丝紫砂壶放在桌子上。紫砂是由紫砂泥烧成,其间工艺极为复杂,烧好后做成陶器,质地细腻胎体坚硬。用来煮茶的话利于茶香挥发,能把茶香发挥到极点。紫砂壶本就是上等陶器,极难得一见,今天陈驼子拿出的这个壶上面还缠绕着数十缕头发粗细的金丝,简直太贵重了。

    这个名贵的紫砂壶把放它的那张破木桌子也辉映得紫气流转。李一铲虽然不识其中价值,但也被这金丝所吸引,知道这东西肯定极为名贵。他用手细细摸着这壶,问:“师父,这壶是你的?”

    陈驼子点上一袋烟:“一个老朋友送的。去年我在东北关外时,一个老朋友把这壶送我,他说这壶是从江南一带贩卖过来的。近年来,国内战局不稳,许多人都开始发起国难财。江南和中原一带,盗墓之风盛行。许多千年古墓给强行打开,里面东西被盗不说,许多价值连城的国宝也给糟蹋了。这紫砂壶就是盗墓人从墓中盗出的,差一点就流落海外,让洋毛子给买了去。奶奶的!”说到这,陈驼子狠狠地抽了一口烟:“都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驼子我没别的本事,就会看个风水下个阴宅,我一定要尽全力阻止这些人的行为。”

    李一铲也听得义愤填膺:“师父。我跟你去。现在是不是有线索了?”陈驼子说:“不错。最近我晚上教你风水,白天去周边山区勘察古墓,发现了一条很重要的线索。这里应该有一个极通风水的高人在盗墓,一些墓被盗得滴水不漏,机关都没被触发。许多在墓里藏得极为隐秘的古董明器都能让他找到。我估计这个人肯定还率领着一个盗墓团伙,因为一些颇有规模的大墓被破了封土凿了盗洞,这肯定不是一个人所能为的。不过再狡猾的狐狸,也会露出尾巴。我已经找出他们盗墓的时间和地点规律,猜到他们下一站会到哪里。”

    李一铲说:“哪里?是不是我们明天要去的地方?”

    陈驼子说:“不错。李家镇外十里地的黑山,有一处唐朝古墓,估计他们已经盯上了。你我明天早上出发到那墓里去,你帮我下机关。”

    黑山是这一带鲜有的大山,山脉蜿蜒不绝,连绵百里,如无数白龙正在空中飞舞。其山岭高耸入云,山林郁郁葱葱。山腰虚处薄雾环绕,宛如轻纱遮盖,穿过群山之间,消失在谷底尽头。陈驼子嗅着山林的气息,感慨道:“古人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座黑山地有吉气,土随龙起,应该不止藏有一个大墓。看来我们的任务很重。”

    李一铲已经在摩拳擦掌了:“师父,那唐墓何在,这机关怎么下?”

    陈驼子说:“别忙。在入墓之前,我们还要去拜访一个人。我的一个朋友是此地地主,也是个风水先生,有他在,可以帮我们解决不少问题。”陈驼子说到这,瞅着李一铲“嘿嘿”笑着:“这个人年龄跟你相仿,有机会你好好跟人家学学。”

    李一铲兴趣大增:“太好了。说不定能成好朋友。”

    黑山脚下,是一大片稻田。许多农户正在自己地里忙着农活,田间凉风习习,一大片绿色随风起伏。陈驼子用手一指远处黑山脚下的一大片稻田。陈驼子带着李一铲来到田边的一处竹屋敲门,一会儿工夫就听见细碎的脚步声响,那青色竹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穿着绿裤红袄扎着两条小辫的女孩俏生生地站在门口。李一铲看女孩眨着眼睛看着自己,脸有点红,他回过头问陈驼子:“师父,咱们要找的人怎么称呼?”陈驼子满脸是笑,说:“这个人外号叫青龙居士。”

    李一铲对那女孩说:“我们来找青龙居士。”那女孩笑盈盈地看着他:“我就是呀。找我什么事?”李一铲惊得目瞪口呆:“你……你就是那个风水先生?”女孩笑得乐弯了腰:“谁规定只能男人看风水呀。”陈驼子“哈哈”大笑:“苗花,不要逗我徒弟了。对了,我给你俩介绍介绍。这是我新收的徒弟叫李一铲,一铲呀。”他叫过李一铲,指着那女孩说:“她叫田苗花,人称青龙居士。她可是我们风水界的后起之秀,极有天赋。”

    女孩让开大门,笑盈盈地说:“都进来吧。”

    竹屋之内的布置井然有序清秀淡雅,竹桌竹凳,都扎编得非常漂亮。窗台上摆放着几盆仙竹,绿绿油油的枝叶顺着房梁直攀屋顶。满屋子的清香令李一铲心旷神怡。

    田苗花说:“陈叔叔,东西都准备好了。我们什么时候进墓布机关?”陈驼子看看天色说:“现在就出发。估计今晚天黑之时,那群盗墓人必然出动。”

    三个人顺着黑山的一条隐秘小路来到后山,田苗花在前边引路走得轻车熟路。后面陈驼子脚步也十分轻快,就是李一铲走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两个人不得不走走停停来等他,田苗花看着李一铲撅着小嘴说:“你一个大男人,连我这个小姑娘都赶不上。”李一铲家境殷实所以平时很少活动,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自己真是虚得厉害。他气喘吁吁地说:“不行了,老了。”

    陈驼子拨开密密的枝叶,眼前陡然出现一处草坪。那绿草之中,歪歪地竖立着一块墓碑。那墓碑年头久远,上面满是青苔,石头斑驳不堪,上面题的铭文已经模糊不清。三个人来到近前,陈驼子俯下身用手细细地摸索那石碑,感慨万千:“每一次我给人下葬的时候,都有这个感觉。不管生前是如何的飞黄腾达,死后都要栖身地下成为一堆枯骨。”

    李一铲举目眺望:“师父,我怎么没看见这墓在哪?”田苗花笑着讽刺他:“真是个傻瓜,还学风水呢,谁家的墓地修得跟房子一样?陵墓大都修在地下。这唐墓呀,现在就在你的脚下。”

    李一铲闷哼一声:“连门都没有,我们怎么进?”田苗花这个女孩特别爱笑,一听这话,笑弯了腰喘不上气来:“真是傻瓜,墓有大门,还用盗吗?盗墓盗墓,都是要打盗洞的。”

    陈驼子拍拍手上的泥站起来说:“说的也不全对。许多大陵都有墓门。但墓门后都设有机弩、飞刀、流沙这样的机关。所以有‘玄门好进,玄道夺命’的说法。这个墓呢,不算大墓。从墓碑和下葬地点风水走向上来看,这个唐墓的主人应该只是个当时的贵族。这墓下不应该有什么机关。”

    李一铲把铁铲拿到手里问:“师父,我们是不是要挖盗洞?”陈驼子笑了:“要挖洞进墓,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们的对手可不是一般人,他的功力估计只在我之上,不在我之下。在这挖了盗洞,破坏了土质,所以不管多隐秘,必然为他所知。”

    李一铲挠挠头:“那我们怎么进?”

    陈驼子说:“每个上点档次的墓,在下葬之时都要留一个虚位。作为藏风纳气之用,风水讲究的就是如何避风如何择水,这个虚位就是为了避风所做。我们只要找到虚位,就可以进墓了。”

    陈驼子用罗盘定了定向,然后径直走到平地边的一棵大树旁,说:“这虚位就在这。”这棵树可太大了,枝叶繁茂直入云霄,树身两三个人都抱不过来。陈驼子一指那树上的一个树洞:“从这进去,就可以进墓了。”说罢,他用手扶住树身,双臂一用力,脚一蹬“噌噌”而上,翻身跳入树洞。田苗花身手更是敏捷,动作极为轻盈,抓住树身,如猿猴一般一会儿工夫就来到树洞旁,也翻身跳了进去。

    李一铲感觉匪夷所思的同时也觉得很有意思。他扒住那树身就想往上爬,可偏偏爬不上去。田苗花伸出头来,做个鬼脸:“小胖子,你怎么上不来?”李一铲闷闷地说:“我不胖,我能爬上来。”这时,一根粗绳从上面扔了下来,陈驼子也露出头来:“小子,别费劲了。赶紧抓绳子上来。”李一铲闹个大红脸,抓住绳子,脚踩树身,慢慢地爬了上去。

    树洞里居然还修着台阶,陈驼子在最前面点上油灯沿着台阶往下走。李一铲眼前除了那不远处的一丝灯光外一片漆黑。古墓里阴气森森,也不知从哪吹来阵阵冷风,让人浑身哆嗦,此时墓外简直就是世外桃源。

    李一铲第一次进墓,紧张得满身都是汗,喉头阵阵发响。这时,身边突然传来淡香,田苗花的声音非常轻:“李一铲,你害怕了吗?”李一铲咽了下口水说:“胡说。我外号大胆,什么没见过。”田苗花“嘻嘻”笑着:“我以为你害怕了,还想赏给你可以拉本姑娘手的特权。既然你不害怕,那就算了。”

    李一铲心跳得厉害,脸色绯红:“谁稀罕。”

    走下台阶,前边的陈驼子突然站定不动。他们眼前出现了三个门。陈驼子说:“这三个门正中的那个主室也叫玄宫,是用来放置棺椁和尸体的。旁边那两个叫耳室,都是放陪葬品的。”

    三人走进玄宫,看见正中放着一口石制棺椁。棺椁因年头久了,长满了青斑,一股刺鼻的霉烂味。墓壁上画有彩绘的宫廷歌舞图案,壁画早已斑驳不堪。墓室里规整地陈放着造型极为别致的铜制陪葬饰物,有马有牛,还有一些瓶瓶罐罐。在这些陪葬品中最抢眼的是墓室墙角放的三个两掌多高小巧玲珑的青铜编钟。陈驼子走过来,把灯放在编钟前仔细看着。李一铲觉得新鲜,就要用手去摸那钟。陈驼子猛然喊了一声:“别碰。”

    李一铲没有思想准备,被这一吼吓得差点没坐地上。他颤巍巍地问:“师父,怎……怎么了?”陈驼子说:“我们现在尽量不要动这墓里的明器。今天晚上那帮盗墓团伙如果来了,那领头的高人肯定会看出有人进过这墓。那时候,我们的机关就可能被他识破。”

    田苗花凑过去仔细看着青铜编钟问:“陈叔叔,这是不是无音钟?”

    陈驼子点头:“不错。这无音钟,就是没有音梁的编钟,看样子这个墓主还是个音乐家。”李一铲问:“师父,什么是音梁?”陈驼子笑骂:“我怎么知道?书里就这么描述的,你师父我也不是玩音乐的,这些东西只懂皮毛而已。”李一铲又问:“那咱们怎么布置机关?”

    陈驼子表情很严肃:“梅花五局法。”

    梅花五局,是类似八卦图的一种阵法。当年诸葛亮靠垒石布置的八阵图困住了陆逊,其原理就是在水边布阵,利用水雾来迷惑敌人的视觉,加上水石相激的声音通过八阵图产生回响,从阵中看去,四处都差不多,所以阵中人左冲右突感觉原地不动。梅花五局阵法,就是运用自然界中的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把人对空间的感觉打乱,迷惑心智。许多人都管它叫鬼打墙。

    李一铲目瞪口呆地说:“原来李大嘴在义庄外碰到的鬼打墙,就是师父你布置的这个阵法?”陈驼子“哈哈”大笑:“你说的是那天在门外偷窥我的年轻人吧。不错,不错,正是我布的。”

    田苗花这个女孩,心思比较缜密:“陈叔叔,如果那个高人会破这阵法怎么办?”陈驼子轻笑了一下,从怀里掏出一根细长的铁链,链头是一个小巧的枷锁。他甩动铁链说:“这条链子坚硬至极,任何利器都不能断它。看见这枷锁没有,非常敏感,只要轻轻触动,不管什么东西都必然被锁住。我把这铁链拴在棺材盖上放在暗处,只要棺材一动,枷锁开启肯定会夹住某人的手。那人只要一挣扎,梅花五局就会开启,而且不时地变化,任何人都休想逃脱得了。就算是再高的高人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破上数次梅花局。”

    田苗花问:“那这阵法怎么才能不变化呢?”陈驼子笑着:“梅花五局是跟着这条铁链变化的,只要这条铁链不被拽动,那阵法自然不变。被锁链锁住的那个盗墓贼必被抓无疑。”

    陈驼子领着李一铲和田苗花在墓室里的一白、六白、八白(东北、东南和西北方)三个飞星位画了三张八卦图,在图上的坎、震两位用红线和飞蝗石缠绕。飞蝗石,风水师手里的飞蝗石和那些小偷采花贼用的不一样,那些人用的飞蝗石又叫探路石,是扔院子里听有没有狗叫用的,而风水师所用的石头不是实心,而是腹中中空,采用特殊材料,对空气的变化异常敏感,布阵一般都用这个。

    布好了梅花五局,三个人从树洞里爬了出来。看看天色,已过午后。陈驼子一脸的满足,胸有成竹。他伸个懒腰对田苗花说:“丫头,我们快点回去。你炒两个拿手菜给我们尝尝,就算是庆功宴了。”田苗花“嘻嘻”笑着:“陈叔叔想吃,那是没说的。只是怕这个小胖子可是越吃越胖了。”

    李一铲红着脸嚷道:“我不是胖子。”

    三个人说说笑笑下山而去。说着话呢,天色可就黑了。陈驼子扒在竹窗上,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的黑山,若有所思。

    这一夜很平静。第二天早上,三个人洗漱已毕,吃过早饭,一起上山。李一铲问陈驼子:“师父,抓住那人,你想怎么处理?”陈驼子说:“交到警察所。我们要配合警局一举拿下这群盗墓贼。”

    三个人来到那树洞前翻了进去,顺着台阶又走到玄宫门外。陈驼子推开土门,看见墓室里所有明器都被一扫而光,空空如也,别说那编钟了,就连个破碗都没留下。棺材盖被掀开翻在一边,一具枯尸面朝下被扔在地上,已经被踩得没了人形。除了这些,墓里什么人都没有。

    陈驼子颇为震惊:“难道,难道有如此高人,竟然能破我阵法而去。”三个人来到棺材盖前,找到那条锁链。这时候,他们极为惊骇地发现那锁链之上锁住了一只齐腕断手。那断手上用鲜血写了四个字:“血债血偿。”

    三个人看到这断手上的字无不惊骇。李一铲颤颤地说:“他们砍下了自己的手而逃?太残忍了。”田苗花还是个小姑娘,看到眼前这带着血字的断手,顿时恶心得要命,用手抵住墓壁干呕不止。

    陈驼子从怀里掏出一把钥匙扔给李一铲:“你过去把那枷锁打开,把铁链收起来,我们离开这里。”李一铲拿着钥匙来到枷锁前,强忍着恶心打开枷锁,扔掉断手,然后开始收铁链。铁链慢慢收到尽头的时候,突然从暗处飞过来一样东西朝李一铲的脸就打了过来。

    墓里本来就十分昏暗,而且这样东西去势太猛,李一铲一下没躲开。到了近前,他才看清楚,那个东西原来也是个圆形的大型枷锁。那枷锁“啪”的一声,牢牢地拴在李一铲的脖子上,越卡越紧。李一铲“啊”地惨叫一声:“师父。”

    陈驼子和田苗花急忙过来查看,那也是个精钢打造的锁链。在油灯的辉映下,那链子不时闪着金属的光亮。那枷锁后也拖着一条长长的链子,不知道那头栓在什么地方。枷锁越卡越紧,李一铲的脸憋成紫色。他倒在地上手刨脚蹬,嗓子里勉强发着音:“师父,师父……救我。”

    陈驼子汗也下来了,他从怀里拿出一根又细又长的铜筷子来,趁那枷锁和李一铲的脖子还有点缝隙的时候,迅速把那筷子插在其间,勉强阻住了这枷锁的缩小之势。李一铲艰难地喘着气,田苗花急得都要哭出来了:“陈叔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话音刚落,三人只听得那墓室里发出的“嘎嘎”巨大声响。三个人顺着声音望去,只见玄宫大门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面巨大的土墙。这座墓室里现在四面全是墙,门没有了。三个人被困在这死牢之中。

    田苗花浑身哆嗦,紧紧抓住陈驼子的胳膊:“陈叔叔,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陈驼子面如死灰:“我们被对手反下了梅花五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