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9章 天墓(2)

推荐阅读:风起龙城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神级猎杀者无尽破碎贩妖记贩妖记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明堂盯着那缝隙说:“这就是天墓没错。我们现在应该在天上。这墙壁是皮囊制成,整个就是一个大浮袋,里面灌满了这种气体。这种气体应该比空气轻,所以这天墓就在天上飞,像气球一样。”

    小四目瞪口呆:“大哥……这太……我们不是顺着绳子进入地下的吗,怎么又跑天上去了?”

    王明堂摇摇头:“这个我也想不明白。记得汉代有个神人叫东方朔的,他有一个本领,走进这间屋子,能从那间屋子出来。估计我们的情形和他差不多。”

    小胖子颤抖着嘴唇说:“大哥,一旦这皮囊被扎了个大眼子,漏光了气。我们岂不是要从天上掉下来了?”众人无语,面面相觑。

    王明堂脸一沉:“这天墓是千年古墓。一千年都出不了事,顺顺当当地在天上飘,怎么我们一进来,它就往下掉?”众人一听这话,眉头都舒展开来。

    就在此话说完的时候,突然整个墓道发生了剧烈的震颤,开始大幅度倾斜。众人没有防备,全都震得倒在地上。小胖子哭丧着脸喊着:“怎么样,怎么样,我说什么来着,这天墓要掉下去了。”

    震动越来越强烈,所有的人都尽可能地抓住墙壁凸起部位。王明堂高叫:“大家都抓紧了,这是正常现象。”话音刚落,他就看见身边一个兄弟突然没抓住脱了手,顺着那墓道滑向他们来时的方向,瞬间消失在黑暗中,只有那惨叫还不绝于耳。

    王明堂意识到自己一生中最大的危机可能来临了。

    陈驼子和李一铲悄悄地沿着树林的边缘转到墓穴后边。他俩翻过栅栏进入墓地。陈驼子拿着罗盘开始定位,在坟墓宝顶坎位的位置上,封着一块明显和四周大理石质地不一样的黛青色的石头。陈驼子取出一根又长又细的铜制筷子插在这石块中央的缝隙处,开始使劲。这非常笨重的石头居然在陈驼子的臂力之下,分开了一道缝隙。缝隙一开,一股冷风从深处吹了出来。

    李一铲一闻此风禁不住打了喷嚏:“师……师父,这风怎么一股海水的味道?”陈驼子轻轻地嗅了嗅这风,眉头紧皱:“怪呀,怪。这祖坟太古怪。这风不是地风,是无根之风,应该属于天上所有。不管这么多了,我们先进墓再说。”

    那缝隙越来越大,足够两个人进入了。陈驼子一纵身跃入其内,李一铲刚要跳进去,下面陈驼子说话了:“你别进来。”

    李一铲趴在石头上往里看,只见下面仅仅只能容一个人的狭小空间里,陈驼子正蹲在地上,仔细查看那地砖。李一铲喊着:“师父,师父,发生什么事了?”陈驼子说:“这块地砖居然有着绿松石兽的面纹。这种雕刻样式有年头了,大点说近千年吧。它不应该出现在这样一个新墓里。”

    李一铲听了师父的话,心下也是十分糊涂。这时候,他突然听到有人怒喝一声:“举起手来。”李一铲站了起来,慢慢地回头去看,眼前站着一个农民打扮的小个子,这小子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盒子枪对准了自己。此人正是钱非凡。

    钱非凡拿着盒子枪紧紧地盯着李一铲,慢慢地把保险给打开。他“嘿嘿”笑着:“好小子,我们老大说的果然没错,今天晚上还真就有人盗墓。对不起了兄弟,今天只能在这把你给解决了。”说着,他瞄准李一铲,慢慢地扣动扳机。

    李一铲急忙说:“等一下。我还有个同伴。”

    钱非凡松开扳机:“他娘的,那个人在哪?说。”李一铲说:“那我说了,你能不能放我一条生路?”钱非凡笑了:“跟我谈判?好,老子我说到做到,你告诉我那个同伴在哪,我就放你走。”

    陈驼子在洞内,已经发觉外面出了事,就把防身用的匕首拽了出来,紧紧地握在手里。

    李一铲说:“我那个同伴已经回村叫人去了。一会儿就有许多的村民过来抓盗墓贼,你也知道盗墓的罪有多大,抓住之后肯定会被人活活打死的。”钱非凡汗下来了:“谁……谁告诉你,我是盗墓的?我是给人看坟守陵的。”李一铲说:“那其他人都哪去了,你们这么多人怎么就剩下现在的四个人?这祖坟的墓碑怎么让人给推倒了?你们没来之前,还好好的。”

    钱非凡大喝一声:“住口。老子盗墓也是让这世道给逼的,他娘的,这断子绝孙的买卖,你以为我爱干呀?他妈的,你这么多废话,我打死你。”

    说着,他举起盒子枪,瞄准李一铲就要扣动扳机。

    这时候,就听见不远处人声鼎沸,杂乱的脚步声传来。钱非凡偷眼一看,我的娘啊,只见不远的山路上灯球火把,亮如白昼。金大牙和田苗花领头,后面全是拿着镐头、铁锨的村民,大家义愤填膺:“他妈的,什么人盗墓?反了天了。”

    李一铲笑着对钱非凡说:“朋友,现在回头是岸正是时候。”

    钱非凡的手开始抖了,他缓缓地把枪放下,刚放下一半,他猛然又举了起来,朝着李一铲就是一枪。“啪”的一声,李一铲就感觉胳膊一麻,随即巨疼袭来。他低头一看,自己左胳膊上全是血。眼前一花,脚一软,一下掉进那条巨石的缝隙之中。

    这时候,村民们全来了,把金家祖坟围得是水泄不通。钱非凡看见自己的一个盗墓同伴被村民抓住后,用镐头打得血肉模糊,金大牙咬牙切齿:“往死里打,胆子太大了,居然敢盗祖坟。”那三个同伴全部被村民抓住,并被打得死去活来,捆上绳索押解起来。有人看见钱非凡高声喊着:“这还有一个。”

    村民们全都围到墓后的栅栏外,对钱非凡怒目而视。钱非凡把盒子枪握在手里,腿颤得几乎都软了:“谁……谁……也不准过来,我有……有枪。”

    金大牙掏出钥匙打开栅门,领着人走进墓地。金大牙满脸的阴霾:“有本事,你小子就开枪。”村民越涌越多,钱非凡一激灵,尿裤子了。

    震动终于结束了。那墓道也渐渐由倾斜变平缓。王明堂从地上站起来,还有些后怕,但表面上他还是镇定异常:“大家都起来吧。我们清点一下人数。”

    队伍由原来的十个人变成现在的七个。

    王明堂努力镇定自己的心绪,他想起爹对自己的教导。

    老盗墓人王百里每天早晨都要带着儿子进行长跑练习。两个儿子每次都累得半死,大儿子扶住一棵大树,气喘吁吁地说:“爹。我们是盗墓的,又不是送信的,干吗天天都要跑?”老盗墓人看着他说:“明堂,你认为一个合格的盗墓人最需要具备什么素质?”大儿子想了想说:“五行八卦风水知识。”老盗墓人笑着摇摇头,问小儿子:“尖山,你说呢?”小儿子把手指头伸进嘴里吸吮着,侧着头说:“胆子大。”

    老盗墓人“哈哈”大笑:“这个还能贴点边。爹告诉你们,什么素质才是必需的。那就是忍耐力和勇气。”

    王明堂此时不住地喃喃自语:“忍耐力和勇气。”

    他脸上浮现出了微笑:“各位兄弟,不要惊慌。我们只要进了这个天墓,拿到那至宝,就能享尽人间富贵。”大家都站起来,默默无语。盗墓行中有句俗话叫有命取财,无福享受。就算这至宝取出来了,自己有没有福气来享受它,还是个问题。

    王明堂拍拍手:“好了,各位,都跟我往前走。我们现在只能进不能退了。”小四说:“大哥,我刚才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这里会发生这么剧烈的震动?”王明堂想了想,摇摇头:“这个天墓建造得非常人能够理解。我也不清楚。”小胖子说:“大哥,你看这震动和倾斜像不像天墓正从地面起飞?”

    王明堂心头一震:“不错。”他从怀里掏出怀表去看“果然过了时辰。如果我预料得不错。这天墓的墓门已经和金家祖坟的墓口脱离。天墓过了时辰之后就会向别处漂浮。”小四赶紧问:“那它能漂向何处?”王明堂摇摇头:“这个问题只有天晓得。”

    金大牙从身旁一个村民的手里拿过镐头,冲着钱非凡冷冷地说:“今天我要亲自打死这个臭贼。”说着,他慢慢走向钱非凡,身后的村民紧紧跟在他的身后。钱非凡手一哆嗦,手里的枪掉在地上。

    他看了看这些人,慢慢地往后退。一直退到那巨石缝隙前,他仰天长叹一声:“既然我是盗墓的,就让我死在墓里吧。”他扒住那缝隙边缘,一纵身也跳进坟内。

    众村民全都聚到那巨石前,金大牙往缝隙里看了几眼,咬牙切齿地说:“奶奶的,用烟熏。”几个村民抱来干柴,用火柴点燃之后,把冒着浓烟的柴火伸进坟里,一会儿工夫,大量的浓烟从墓里滚滚而出,把近前的几个人都熏得眼泪直流,头昏眼花,可是那墓里什么动静都没有。

    田苗花摸着辫子看着金家祖坟忧心地说:“那贼会不会在墓里自杀了?”金大牙还真是好样的,他提过一把铁锨,告诉村民把烟都熄了,他要亲自下坟一看。村民们把干柴熄灭之后,金大牙把裤带紧了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提着铁锨和马灯顺着那缝隙就跳入墓内。

    田苗花忧心地四处看着,并没有发现陈驼子和李一铲。女孩心急如焚,她实在是想象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站在那巨石边缘说:“我也下去看看。”村民们都惊讶地看着这个胆大的姑娘。

    田苗花一纵身也跳进坟里。墓室的地面距离那洞口并不高,女孩踩在实地上,仔细看着。这是个面积非常小的墓室,墓壁都是青砖厚石,地上也没什么陪葬物,只是在中央摆放着一口完好无损的红色木质棺材。金大牙扛着铁锨提着马灯四处照着,整间墓室虽然光线昏暗,但是每个角落每个细节在灯下都非常清楚。最令两个人惊奇的是,刚刚跳进墓里的那个贼踪迹不见。

    坟外村民们喊着:“金老板,发现那贼没有,用不用我们帮忙?”金大牙皱着眉,嘴里骂骂咧咧:“他奶奶的,人怎么没了?”田苗花也十分纳闷,这间墓室完全是封闭的,四周都是用青砖封起来的墓壁,而且此时完好无损,唯一的出路就是头顶那巨石的缝隙。女孩四处看着看着,直直地盯住那棺材不动了。

    金大牙看出她有些反常,就走过来问:“姑娘,你怎么了?”田苗花把手放在嘴前,“嘘”了一声,轻声说:“那盗墓贼很有可能在这棺材里。”金大牙骇然地看着棺材说:“不……不可能吧。”田苗花说:“那就再没有其他可能了。你说说那贼还能往哪跑?”

    金大牙点点头,蹑手蹑脚走到棺材前,一只手紧紧握住铁锨,一只手抵住棺材盖。猛然一使劲,那棺材盖一下给掀开了,金大牙看都没看,就把铁锨横在胸前:“你别动。”等了一会儿,棺材里并没有什么反常。

    他小心翼翼地把头探进去看,看了一眼之后,马上脸色剧变。田苗花也走了过来:“你怎么了?那贼死了?”

    金大牙怒气冲冲地说:“里面,里面什么都没有。我爹的尸体……没了……”

    王明堂带着手下继续顺着墓道往里走。不多时,众人来到一面汉白玉的墙前,这汉白玉墙轻轻地泛着白色的光亮,刚才他们看见的光,就是从这发出的,但这里明显是个死胡同。小胖子摸着这玉,感觉手感异常滑腻,他对王明堂说:“大哥,没路了。”王明堂一言不发,来到这墙前,用手仔细摸着,沉声说:“这里有机关。”

    他掏出一根又长又细的铜筷子仔细地敲打着墙面,那墙发出清脆的响声。刚入此行的一个新人叫伍子的,看着铜筷子好奇地问:“大哥,这是什么?”小四讥笑道:“这个都不知道。这是咱们盗墓时候用来探土质和机关的。”

    王明堂表情很凝重,不断敲着墙面,慢慢地说:“这里应该有一道暗门,但是门后有顶门石。”众人一听这话,都吓得魂不附体。墓门之后藏机关,这个并不稀奇。有的是机弩阵,有的是木桩,什么稀奇古怪的都有。但厉害的要属门后藏沙和藏石两种。门后藏沙叫沙顶天,只要墓门一开,就会有大量的细沙瞬间滚滚而出,盗墓贼除非长翅膀要不然非死不可;门后藏石叫顶门石,顶门石一般是巨型的圆形滚石,它的直径和墓道高度宽度几乎等同,只要墓门一开,滚石就以极快的速度滚出来,盗墓贼根本就没有时间逃跑,长翅膀也飞不出去。

    王明堂说这门后藏着顶门石,所以每个人心中都充满了骇然。

    王明堂看看众人,随即“哈哈”大笑:“看看你们一个个那个样,这就害怕了?以后还怎么跟我混。这机关是可以破解的。”说着,他用铜筷子插到一处墙纹中,用力一扳“咔”的一声,那墙“嘎嘎”开始上升。

    众人看得是心惊胆战,生怕这墙开了之后,有巨石滚出来。伍子问:“大哥,你……你破这机关有几成把握?”王明堂这脸当时就拉下来了,阴阴地没说话。小胖子立刻训斥道:“你他娘的会不会说话?大哥破了多少古墓机关,这点把握都没有?”说完,他自己也心虚虚地看着那汉白玉墙。

    墙越升越高,门后渐渐地露出一块黑色高大的圆形石头。有人磕磕巴巴地说:“顶……顶……顶门石。”众人骇然地看着,心都提嗓子眼了,他们知道这机关一旦启动,谁都跑不了。王明堂紧紧握住拳头,那汗也流下来了。

    墙越升越高,终于到了最顶,那石头整个露了出来。众人看着这石头都笑了:“大哥果然厉害,这石头不动了。”话音刚落,那巨石“咔咔”地左右摆动,颤巍巍地似乎要开始往前滚动。摇了几摇之后,那巨石果真开始往前滑动,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像一个怪物一样呼啸着就直奔过来。

    这几个人鬼哭狼嚎连滚带爬地往回跑,那巨石越来越快。在最后的小胖子跑着跑着,突然左脚绊右脚,“哎哟”一声趴在地上。他抬头一看,墓道两旁的那些彩绘人物看着他,笑得异常开心,他再一看,那巨石滚滚而来。小胖子一闭眼,我命休矣。

    这个时候,他只听得耳边“轰隆”一声,自己后面的墓道中央开了一个大洞,那滚石到了大洞前,一下子掉了进去,墓道又恢复原状。小胖子还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一激灵,裤子给尿了。

    其他人惊魂未定慢慢地走了过来,王明堂把小胖子给拉了起来说:“你没事吧?”小胖子哭丧着脸:“大哥,你不是说机关给破了吗?”王明堂说:“废话,机关不破,你还能活命?你以为那大洞是平白无故出现的?”他清点一下人数,所有人都在。王明堂“嘿嘿”笑着:“各位,这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拿了宝贝之后,我们就等着享福吧。”

    众人又重新抖擞精神,穿过墓道,来到原先的墙前。墙上升之后,里面又露出一条金光闪闪的墓道,墓壁上挂着无数的珍珠翡翠和玉石,随便拿下一块都足够一个人过好半辈子了。众人“哈哈”大笑,看得眼珠子都直了。

    这条墓道一眼看不见尽头,延伸进远远的黑暗之中。那黑暗如一张大口,似乎在狞笑着准备吞噬任何一个私入墓穴的人。王明堂带着众人走进这条墓道,所有的人都围在墙边,脸上露着最纯真的微笑,用手慢慢摸索着这些珍宝。

    突然,这时从黑暗中传来一阵极为悦耳的鸟叫声,千般婉转柔腻无比如黄莺在树。众人听得精神大振,一时都忘了眼前的这些珍宝。但随即一股股腥臭的气味渗在空气中渐渐地袭来。

    王明堂心跳得厉害,用手紧紧捂住腰间的枪,他知道这个叫声非常不一般。小四走过来轻声说:“大哥,这些珍宝够我们哥几个快活一辈子了。咱们还是撤吧。”王明堂看看那深邃的墓道,冷冷地说:“这些东西现在谁也不准碰,都跟我进墓,出来的时候才可以随便拿。”

    钱非凡跳进坟墓之后,就一直往下掉,他自己也犯了嘀咕:“这他娘的是什么坟,怎么这么深?”“叭”的一声,他感觉自己好像落在一个皮囊之上,虽然地面极有弹性,但从这么高掉下来,那滋味也不好受,摔得他差点吐血。

    四周一片黑暗,钱非凡大口喘着气,镇定了一下情绪,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刚站起来,他只觉身后有人拿刀子逼住自己的腰眼:“别动。”钱非凡说:“是刚才的朋友吧?”那人没说话,用手在他的腰间和怀里来回摸着。钱非凡笑着:“朋友,没枪。我他娘的就是因为没枪,所以才被逼跳墓的,鬼才想来这样的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