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17章 养尸(4)

推荐阅读:风起龙城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神级猎杀者无尽破碎贩妖记贩妖记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个人合力去推那棺材盖子。别说还挺沉的,两个人累得呼呼带喘,可算把椁盖给推开了。这椁里还有棺,里面的棺材以黑漆为底红漆做色,上有流云下有大海,非常漂亮,李一铲几乎都看傻了。陈驼子拍拍他:“别看了,快点开盖子。”

    两个人一起去抬棺材盖,这盖子是木头材质的,看起来很大其实很轻。不大一会儿就把那盖子掀在地上。棺材里露出一具**男尸,这男尸和外面的浮尸不一样,虽然皮肤也十分惨白,但并不肿胀,用手摸一摸还有弹性,只有脸部有些变形,非常难看。陈驼子用手捏住这尸的腮帮子,那尸嘴陡然张开露出了一口又白又尖的獠牙。在嘴的深处,有一块闪闪发亮的玉石。陈驼子小心翼翼地把手伸进嘴里,抠出这块玉石。

    这是一只白玉蝉,雕刻得极为精致,两扇羽翼几乎透明。李一铲拿过这块玉蝉赞叹不已:“师父,好漂亮啊。”陈驼子松开那尸嘴,擦了擦头上的汗说:“这块玉叫镇尸玉,是为了防止尸变的。”李一铲摸索着玉石说:“师父,如果取出这块玉,会发生什么事?”陈驼子一笑:“尸首立起。”

    话音刚落,那具男尸陡然坐了起来。把两人吓了一跳。那男尸目光空洞,双臂直直地指着前方,嘴里不断地往外吐着绿色的尸气。长信灯里的灯火越烧越暗,这具尸体的脸上阴沉不定,恐怖至极。

    李一铲仔细看着这具尸体觉得有些面熟,他猛然想了起来:“师父,这不就是那个程胖子吗?”陈驼子仔细一看,也是大吃了一惊。那程胖子脸部此刻已经扭曲变形,一乍眼还真没认出来。李一铲围着棺材走了一圈,惊叫:“师父,这……胖子怎么跑这来了?”

    陈驼子用手去探程胖子的鼻息,虽然极其微弱但依然还有。他眯着眼说:“这胖子估计快要小命不保。”说着,他拽出匕首在程胖子的左肋下划开一道口子。一股绿血顺着伤口流了出来,血液中还混杂了不少如蝌蚪状的小虫子,在血里四处乱游。李一铲看得恶心:“师父,这什么东西?”

    陈驼子说:“这叫尸虫。是寄存在尸体里的一种怪虫。人死之后,灌入此虫,这虫子就会在死人的腹脏内安眠。这种虫子能够吸食各种腐化尸体的成分,可保尸体不腐。死者就算百年之后,也和刚刚下葬时一样。”李一铲问:“那这种虫子如果进了活人的体内呢?比如这个程胖子。”陈驼子道:“那这麻烦可大了。这种虫子可以吸食活人的五脏六腑,再把气血传到死人的身上。结果就是活人毙命,死人复活。”

    李一铲听得浑身发冷:“说得这么邪乎,是真的吗?”陈驼子摇摇头:“都是传说。不知道真假。如果这个说法是正确的话,那这墓里下葬的死者就在……”李一铲打了个响指:“应该就在这程胖子的身下。”

    两个人一左一右把住这程胖子的胳膊就要把他掀翻在地,可用尽全力程胖子却丝毫不动。李一铲发现在这程胖子的下半身,有一双瘦手紧紧地把住了他的双腿。

    陈驼子擦擦头上的汗:“他娘的。”说着,他一挥手中的匕首,“啪”地把两只手给砍断。这瘦手的指甲极长,深深地插入程胖子的大腿内。

    两个人把胖子给掀翻在地,往棺材里看去。令两人惊奇的是,里面居然躺着一具身着素纱禅衣的女尸。这女尸尖下巴杏仁眼,虽然是多年老尸,但依然不失风采,可以想象该女子生前是多么的美丽。陈驼子笑着说:“看样子,老巴的地志名中的历史并不准确。这里葬的不是那个曾诸侯的老爹,而是老婆。这么漂亮的女人,看样子生前很受宠爱。”

    这件素纱禅衣已经有些发黄,但轻薄透明极为精美,上面的锦衣纹饰若隐若现。衣服下面的女尸身体凹凸有致,皮肤依然不失弹性和细腻。李一铲情不自禁地把手伸了进去就要抚摸那女尸的脸,陈驼子一声大喝:“一铲,你找死啊?”

    李一铲吓得吐了一下舌头:“师父,我看这女人太漂亮了,不由自主地就想摸摸她。”陈驼子一笑:“你小子倒也诚实。你不想和那胖子一个下场吧,这女尸体内都是尸虫,弄不好就钻到你小子的体内了。”

    李一铲问:“师父,难道这尸虫能够通过皮肤传递?”

    陈驼子仔细观察这女尸的脸说:“不好说。还是小心为妙。一铲,破你身上尸毒的解药就在这女尸的嘴里。”说着,他从随身皮囊里掏出两根筷子夹住那女尸的嘴,手上一用力,那女尸把嘴给弄开了。李一铲看见那女尸的嘴里绿莹莹地闪着光亮。陈驼子看着李一铲说:“你还发什么呆,现在就嘴对嘴把它口里的尸气吸出来。”

    李一铲看得恶心:“师父,这……这是什么东西?”陈驼子说:“这尸气和外面那些浮尸的尸气不一样。人身上有气、血、精三种重要的成分,人死之后血和精都消亡了,只有气凝于骨而未消。这浮尸的尸气就是养尸之人用邪术把尸体的气给逼住不散而形成的。而这具女尸的尸气你知道是什么吗?嘿嘿,就是尸虫的粪便。”

    李一铲一听,又想吐:“师父,你别恶心我行吗?你的意思是……我还要把这粪便给吃掉?”陈驼子一瞪眼:“废话,你还想不想解你身上的毒了?”

    李一铲咽了下口水,看着这具女尸就浑身发冷。他磨磨蹭蹭地走到那尸体跟前,看着女尸绿莹莹的嘴就一阵恶心:“师父,这……”陈驼子一把摁住他的头:“你小子快点。现在尸虫全部都爬到这女人的腹脏周围,一会儿又会爬回来涌入喉咙,到时候你想吸都吸不了。”

    李一铲无奈地俯下身子,渐渐靠近那尸体。尸嘴里散发出一阵阵腐烂的臭味,熏得他脑子疼。他闭上眼睛,把嘴对了过去,死就死吧。

    女尸的嘴唇非常柔软,李一铲亲上之后感觉还不错,便开始向自己嘴里吸食尸气。他感觉到一股股浓浊的气体流入自己口中,经过喉咙直入肚子里,一阵一阵地反胃,止不住要呕。

    吸着吸着,李一铲就感觉这女尸突然把嘴给闭上了,牙紧紧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他连忙把眼睛睁开,发现陈驼子并不在身前。他侧脸一看,发现那程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地上站了起来,和陈驼子缠斗在一起。

    李一铲想用手把这女尸的嘴给掰开,可是这尸嘴合得太紧,尸牙几乎把他嘴唇给咬出血了。这时他无意中看到这女尸的腹部鼓起一个大包,这个包形状不断地改变,而且游移不定,慢慢地往喉咙移了过来。李一铲脑子“嗡”了一下,这包里莫不是尸虫?这可坏了。他用手去摸腰间的匕首,一摸没摸着,可能刚才潜水的时候掉在池子里了。李一铲这汗就下来了。他急忙喊陈驼子:“师父,师父,救命。”

    陈驼子此刻已被那程胖子给逼住。程胖子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眼睛里已经没有了人的光彩,不断地喷着尸气。陈驼子想起自己以前读到过的关于尸虫的古老书籍,上面记载着当尸虫由五脏进入头部的时候会蚕食大脑,人就会狂性大发,做出禽兽不如的举动来,看样子这程胖子已经被尸虫吃得差不多了。

    程胖子出拳踢脚虽无章法,但舞动起来不要命,而且出手如电。招招都奔着陈驼子的要害去。陈驼子被逼得满头是汗,一个不留神被程胖子一把抓住了自己的喉咙。那程胖子力大无穷,一下就把陈驼子举了起来,一直给抵在墓墙上。陈驼子感觉满眼喷花,金星乱冒,一口气差点就没上来。他勉强把匕首给拽了出来,就要去割程胖子的手指。

    这时候,他听见李一铲喊救命的声音。他打眼一看,吓得遍体生寒。那女尸体内的尸虫包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向喉咙处移动,而李一铲此时被尸嘴咬住已经动弹不得。陈驼子把手里的匕首一下甩了过去,“噗”的一声插在离那女尸不远的棺材上。李一铲用手摸索着,拔下匕首,往那尸嘴里猛然一撬,“喀嚓”一声,尸嘴大开。

    挣脱出来的李一铲就看见那尸虫从喉咙涌入尸嘴。他恶心地掉过头,这才看见自己师父被那程胖子卡在墙上,已经危在旦夕。

    李一铲几步跑了过去,手起刀落,“啪”的一声就把那胖子的手臂砍断。陈驼子一下从墙上滑了下来,拼命地咳嗽。程胖子挥着断臂,红中带绿的血喷得到处都是。陈驼子虽然被掐得这气一直都没喘顺,但仍赶忙拉住李一铲,两人躲在棺材背面。李一铲紧张得几乎心都要停了:“师父,你是怕……那尸虫?”

    陈驼子揉着脖子说:“是呀。这小子现在成尸虫的寄主了。”李一铲偷偷把头探出去,看见程胖子此时趴在地上,浑身抽搐,一股一股的绿血顺着伤口不断流着。他缩回头说:“师父,那胖子现在恐怕已经死过去了。”陈驼子看一眼还心有余悸:“等等再说。”李一铲问:“师父,这胖子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陈驼子靠着棺材胸口起伏得非常厉害,他不断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说:“是尸虫驱使他来到这里的。我的假设是程胖子和张瘦子无意中遇到了这片养尸的池塘,然后那张瘦子感染了尸气之毒,而这个胖子更严重,体内钻入了尸虫。是虫子就有寻窝回家的本能,这尸虫的窝就是这具女尸。尸虫钻入了胖子的头部,就能控制他的行为,驱使他回到这个墓里继续供尸虫蚕食。”

    李一铲恍然大悟,他咽了下口水说:“这种邪术果然是邪得要命。”

    陈驼子说:“这种养尸邪术和咱俩在天墓里遇到的那条尸河异曲同工,其中必然大有联系。一铲,你把手给我。”李一铲狐疑着把左手递给自己师父,陈驼子用手搭在他的脉搏上仔细摸了一会儿:“一铲,你身上的毒已解开,没有大碍。我们快走吧,此地不宜久留。不过在走之前,先做一件事。”说着,他的目光落在棺材上。

    李一铲明白他的意思,这是要烧棺毁尸。陈驼子掏出火石:“这么邪的地方不能留着,我们碰不着也就算了,既然碰见了就一定要替天行道。一铲,你先走。我来烧墓。”

    李一铲一摇头:“我不走。师父,要烧咱俩一起烧。”

    陈驼子看着他沉声说:“一铲,你水性差,我怕烧墓之后火势控制不住,到时候你想走都走不了。我自己好办,而你在就会使事情变得更麻烦。听话,快走。”李一铲想想也是,自己在也是添乱。他扒开地上的皮囊看了一眼师父,一头扎入水中。

    李一铲踩着水很快就浮上了水面,他刚把头探出来就被吓了一大跳。此时不但池塘的水面绿得骇人,而且空气中也是蒙蒙的绿雾一片。几乎所有的尸体都张开大嘴,不断地吐着尸气。李一铲拨开身前的尸体,往岸边游着。时间不长,终于登岸。他脚一踩到实地,心这才放下。

    李一铲知道这绿雾就是尸气,有剧毒。他躲在草丛中,把衣服撕下一条来,缠在自己鼻子上,异常紧张地看着水面。水面非常平静,陈驼子始终没游出来。李一铲等得焦急不堪,双手紧紧抓着地上的土,捏成一团。

    等了也不知多长时间,他实在是等不及了,就准备重新下水进墓。就在这个时候,水面突然发出 “砰”的一声巨响,水浪飞起两丈多高来,满天的池水像下雨一样。池塘里的浮尸身上开始着火,大火在水面上迅速蔓延着,一股腐臭袭来。李一铲跪在池边满脸是泪,大声喊着:“师父……师父。”只听见“哗哗”的水响,水面上露出一个脑袋来,陈驼子疲惫地从水里爬了出来,躺在岸边呼呼直喘。

    李一铲扶起陈驼子哭着说:“师父,你没事吧?”陈驼子“哈哈”大笑:“你小子怎么跟个娘们一样,我还没死呢。他娘的,刚才在墓里我又遭到了那胖子的袭击,这条老命差点就葬在里面。一铲,我们快走,这里到处都是尸气,太危险了。”

    两个人互相扶持顺着这条小路就往外跑。没跑多远,李一铲突然感觉自己脚腕被抓住了,仔细一看地上的一具裸尸睁开了双眼,那只泡得发涨的胖手紧紧抓住自己。更令他吃惊的是,周围的尸体都开始活动,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陈驼子沉声说:“一铲,这是中了尸气看到的幻想,什么也别想,跟着师父跑。”李一铲挣脱了地上的尸体,玩命地跟在师父后面跑。周围的尸体全部都站了起来,嘴里发着“咳咳”的响声,骨节“嘎嘎”作响,一步一步摇摇晃晃地朝着师徒二人围过来。

    李一铲胆子再大,看见此时此景,腿也发软。好几次差点绊倒,他紧紧地跟在陈驼子身后,跑着跑着,突然前边的陈驼子站住不动了。李一铲扶住他的肩膀气喘吁吁:“师父怎么了?”陈驼子转过身紧紧盯着他:“一铲,用你手里的匕首杀了我。”李一铲吓毛了:“师父,你开什么玩笑?你是不是中毒太深了,我们出去就好了。”

    陈驼子摇摇头,表情淡然:“一铲,在墓里的时候,我感染上了尸虫,此时……”说着,他“哇”地吐了一口绿血,“此时,它们已经爬到我的脖子了。”李一铲扶住他:“师父,不管发生什么,我们先出去再说。”陈驼子一把抓住他,厉声道:“一铲,我必须要死。如果这尸虫爬进脑子,到时候我也控制不住自己。一铲,杀了我。”

    李一铲嘴颤得厉害。陈驼子叹口气从怀里掏出《墓诀》递给他:“一铲,这本书收好。成龙成虫以后就靠你自己造化了。你听着,我死了以后,你要办两件事。”李一铲眼泪都下来了,他紧紧抓住师父的衣服:“师父,你不会死的。”陈驼子长叹一声:“我什么样我知道。你一定要记住出去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到那群盗墓贼给苗花报仇,其他从犯可能是生活所迫被逼走上这条道的,但那个主犯黑脸大个一定不能让他再危害人间。另外这本《墓诀》的下册,很可能就在那群贼手里,你一定要拿回来,和上册合成一本。第二件事就是……”说着,他猛烈地咳嗽,眼里突然发出了绿光,一把抓住李一铲,对准他的脖子张嘴就咬。

    李一铲惊叫一声,倒在地上用手紧紧撑住陈驼子的脖子:“师父啊……”陈驼子大叫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松开李一铲坐在地上浑身颤抖:“一铲……我时间不多了,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第二件事就是找到我们陈家……的祖坟。”刚说完又一纵身跳到李一铲身上,张嘴就咬。

    李一铲哪有陈驼子劲大,用尽全力撑着他,但感到力道渐渐不支。陈驼子猛然间出手如电,一下抓住了李一铲腰间的匕首,拔出来之后对着自己的前胸就是一刀。李一铲惊叫一声,只见陈驼子胸口处血如喷泉,他仰天长笑,发出以笑代哭的笑声,笑里透着极度的悲凉,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李一铲扶起自己师父,哭得特别伤心,拼命地摇着他的肩膀:“师父啊。”这时候,那些尸人越聚越多,越走越近。李一铲此刻被折磨得几近麻木,他擦了擦眼泪背起陈驼子的尸体往外跑,跑着跑着那尸体突然从他的背上滑了下去。

    李一铲因为太过悲伤和紧张,跑出去很长一段才反应过来师父的尸体没了。他再回头去找,只见不远处都是摇摇晃晃的尸人,师父的尸体淹没在尸群里再也不见。他无奈之下只得继续往前跑,也不知跑了多长时间,一头栽倒在地昏了过去。临昏死前,他听见尸群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了,他闭上眼睛,心里说着:师父,我来找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