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19章 地宫(2)

推荐阅读:风起龙城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神级猎杀者无尽破碎贩妖记贩妖记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明堂不怒反笑:“说得好。但你怎么知道我们今天晚上的行动呢?”李一铲说:“纯粹巧合,那鬼王墓我也一直在找。今晚是传说中鬼门关大开的日子,这鬼王墓的重要特征就是在这一天会有鬼星出现,所以我就找到了那里。我来的时候正看到你面临险境,便冒死相救,真没想到堂堂的大英雄王明堂会对自己的恩人翻脸。”

    王明堂冷冷地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巧合,我也不相信巧合,有的只是事先的精心安排。”李一铲说:“既然这样,你就砍了我的手,我绝无二话。”

    王明堂把刀举到空中,紧紧地盯着李一铲的左手。这时候气氛十分紧张,其他人都鸦雀无声地看着他俩。

    李一铲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了,他直直地瞅着自己左手,满头是汗,但嘴角依然挂着冷笑。王明堂举着刀,沉声说:“你现在坦白,还来得及。我会放你走的。”李一铲冷冷地说:“我没做对不起任何人的事。王明堂,你要砍就砍,哪来这么多废话。”

    王明堂赞赏地说:“真是条汉子。好,我就遂了你的心愿。”他一咬牙,那刀“刷”的一声就砍了下来,“啪”的一声,顿时鲜血四溅。李一铲左手的小拇指被生生砍断。他惨叫一声,瘫倒在地,疼得浑身颤抖,血喷了一桌子都是。

    王明堂用手巾擦着手上的血,不大一会儿那手巾就染成了红色。吴小四取过那柄钢刀:“大哥,我宰了他。”王明堂把手巾甩在一边:“放屁。给他松绑。”此时的李一铲已经疼得满头是汗,脸色煞白,直直地看着桌子上那根断指。

    几个人过来把绳子解开,此时的李一铲虚弱至极。王明堂沉声说:“从今天起,李一铲就是我们中的一员了,对待他就像对我一样,必须要尊重。大家都听到没有?小四,你马上带一铲兄弟到苏千手那里去包扎。”

    吴小四赶忙扶起满身是血的李一铲。王明堂冲着他一抱拳:“一铲兄弟,哥哥先给你赔礼了。等你伤好之后,我在城里最大的饭馆给你摆桌赔罪。”

    苏千手是城里赫赫有名的神医,其治疗外伤堪称一绝。王明堂和他关系极好,盗墓中发生意外身体受损那是不能避免的,这些人一受伤必找苏千手,治疗得又快又好。

    在苏千手的调养下,李一铲恢复得很快,但断指是无法接上了。伤稍有好转,王明堂提着点心、白酒等礼品亲自来向他赔罪。李一铲看见王明堂神情黯然:“明堂大哥,我想咱们俩还是有缘无分。”王明堂眼珠子瞪圆了:“一铲,你是不是还记恨我。大不了,我这只手给你。”说着,他把左手放在桌子上,从腰间拔出匕首就要砍下去。李一铲赶忙拦住他:“算了算了。我没那么小气。只是,你这么不信任我,我想我们再合作也没什么意思。”

    王明堂坐在他的身边叹了口气:“兄弟,我也不瞒你。做我们这一行的,相当于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吃的就是断头饭。偷坟盗墓是又下贱又危险,在什么朝代都是死罪。这些我不知道吗?但你说怎么办?就现在这个世道,今天这个大帅打仗,明天那个大帅北伐,老百姓饭都吃不上。我别的不知道,就知道让我的兄弟吃上饭,不饿肚子。那么多人靠着我,我不谨慎不行啊。”

    李一铲直直地看着他,默不作声。王明堂问:“一铲老弟,你以前是在哪吃饭的?”李一铲幽幽地说:“其实我也算半拉盗墓贼,以前跟着师父混口饭吃。后来师父死了,我就要另谋生路。”王明堂来了兴趣:“盗墓?但不知属于哪一派的?南派?北派?”李一铲一时语塞,他哪知道盗墓还分什么派别。他语气平淡地说:“我师父是个风水先生,我盗墓是背着他老人家偷着干的。”

    王明堂“哈哈”大笑:“其实也没什么,行行出状元。我们凭的是真材实料,赚的是真金白银,没什么对不起谁的。”李一铲说:“明堂大哥,你怎么看出我不是奸细呢?”王明堂一笑:“我下刀的时候,你眼皮都不眨,只有心怀坦荡的人才能面临这样的险境而镇定自若。好了,不说这个了。等会儿我把你介绍给各个兄弟,都认认脸。”

    王明堂领着李一铲到聚会厅,分别介绍,什么吴小四、伍子、小山、狗子等,要么是农民出身,要么就是江湖草莽,个个匪气十足,张嘴闭嘴都是“咱们跑江湖的”。李一铲暗暗感叹,王明堂还真有点料,能把这些蒸不熟煮不烂的货都摆弄明白,真不是一般人。介绍来介绍去,到了屋子里一个一直默不作声穿着黑衣瘦小干枯的汉子跟前。李一铲冲那汉子一抱拳:“这位朋友怎么称呼?”

    那汉子眼神里都是放荡不羁和玩世不恭,嘴角带着淡淡的笑,他甩着空荡荡的衣袖说:“一铲兄,不好意思。”李一铲特别惊愕,看着那人的右衣袖。王明堂叹口气:“他是我亲兄弟叫王尖山,盗墓时候遭了同行的算计没了右手。”

    李一铲惊了一下:“凶手找到了没有?”

    王明堂点点头:“是个驼子。他娘的,别让他落在我手里,要不然我活扒了他的皮。”王尖山毫不在乎地一笑,眼里闪着刺人的光芒,直直地盯着李一铲。李一铲陡然间背后丝丝冒凉气,这小子估计也不是个善茬子。王明堂搂着王尖山的肩膀长叹一声:“我娘早死。自从我爹晚年下落不明之后,我们哥俩从此就相依为命,我弟弟现在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李一铲听巴戟天讲过王明堂的身世,此时听他自己说,心里也是唏嘘不止,他也是苦孩子出身。

    过了几天,王明堂把众人集合起来,说:“我们下一个目标就是那地墓。估计这也是咱们最后一票买卖,以后哥几个可以吃香喝辣的了。”众人摩拳擦掌,嬉闹欢呼着。

    李一铲听陈驼子提过地墓,他小心翼翼地问:“明堂大哥,我可听说这地墓不是闹着玩的,里面的布局复杂异常、危险重重,我不知道你有多大把握?”王明堂这个人火气暴,特别怕人对他的盗墓能力进行质疑。这也就是李一铲,换了旁人,他早就闷哼一声拂袖而去了。王明堂从怀里掏出一本发黄的书籍“啪”的一声甩在桌子上:“我就靠它。”

    李一铲狐疑地拿过这本书来看,一看书名,他整个人都惊呆了,书的封面用朱笔写着两个大大的楷字“墓诀”,下面用小字写着“下卷”。王明堂看出他的神色不对:“一铲,你知道这本书?”李一铲暗叫一声,这《墓诀》的下册果然在王明堂的手里。他镇定一下神情,翻开书说:“怎么会没听说过。这是风水界的奇书,传说是唐人杨骏松写的。难怪明堂大哥这么厉害,原来有奇书护驾。”

    王明堂一笑:“这书是我不久前从天墓中盗来的。看了以后也不过如此,它的最大价值就是提供了整套地墓的线索。”李一铲想起天墓,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口水,他娘的,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这王明堂也到过天墓。难道那个钱非凡是和他一伙的?

    他皱紧眉头决定改变计划。原本打算混入这个盗墓团伙内部,然后通知巴戟天联系警局封住其老巢一网打尽。但现在他决定在找到地墓之前暂时按兵不动,再想办法拿到《墓诀》的下册。想着想着,他不由自主地咬住了下唇。

    王明堂做事异常谨慎,在行动前,谁都不知道具体的行程和计划安排。李一铲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看形势随机应变了。不知不觉,他在这里呆了将近两个月,渐渐融进了这个集体,所有人也都认可了他。

    晚上没事的时候,众人就聚在一起吃喝玩乐。李一铲发现他们最爱玩的一种赌博游戏叫猜花生,一个人把一把花生扔进碗里,然后迅速扣上,其他人来押单双数。王尖山这小子几乎是把把赢,不但能看出单双数而且数量都判断得很准确,不管庄家手多快,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但他从来不下重注,也就是陪着这帮兄弟玩。王明堂风格不一样,一上来就输,但就赢最后一把,下了重注一次回本。这小子赢钱之后“哈哈”大笑,洋洋得意地说:“这胜负本就是兵家常事。什么都能输,就是心情不能输。心情不输,什么都能回来。”

    李一铲在人堆里又嬉闹了一会儿,喝了些白酒摇摇晃晃地回到了自己房间。他在一个盒子里取出一只小巧的蜂鸟,用针在蜂鸟背上刺上“寻地墓,等消息”六个字,然后推开窗户,把它放飞了。

    用蜂鸟、蜜蜂或其他奇虫异鸟传递信息的方式比较独特,是利用了它们特殊的生活习性来完成的,古代许多巫师都会用动物甚至植物来传递消息。

    这只蜂鸟飞速地在空中滑行,很快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之中。

    蜂鸟扎破窗纸,飞入屋内,轻盈地落在桌子上。巴戟天拿起这只鸟仔细看着,轻轻地摇摇头,在他看来这李一铲胆子太大,简直就是在刀尖上跳舞。这群祸害早抓早了事,目前此地盗墓成风问题很让警局头疼。王明堂的名字早就挂在黑榜上,因为民国当局办事拖拉,当官的一直不上心,所以让他一直逍遥法外。李一铲进入盗墓团伙卧底前,已经和巴戟天密谋策划了很长时间。巴戟天在警局有熟人,所以他一谈整个计划,简直一拍即合。警局巴不得有这么个机会能解决这个多年的难题。

    巴戟天推开窗户,看着外面浩瀚的星空,喃喃自语:“地墓。”

    法弘镇。

    这天夜晚,百里长空乌云滚滚,雷声不断。算这天已经连续下了十几天的瓢泼大雨,整天都听到淅沥的雨声,满镇子都充满了阴湿之气。

    王明堂和这些兄弟被困在客栈里足有半月有余,天一直阴沉沉的,就是没有放晴的时候。众人此时也早就没有了耍钱逗乐的心思,一个个抱着腿,抽着土烟看着窗外的雨发愣。吴小四拍拍李一铲的肩膀说:“一铲,你学过风水,你说说这天什么时候能看见太阳?”李一铲看着窗外说:“最少也得两三天吧。”

    王明堂“吧嗒吧嗒”抽着自己的袋烟说:“差不多。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行动了。”

    吴小四眼睛发亮:“是吗?”

    王明堂把袋烟在凳子上敲着,弹出烟灰说:“看你鬼迷心窍的样子。天晴之后,我领你们去拜山,参拜一下佛祖。”

    大雨过后的法弘镇,像水洗过一样,干净清澈。小镇的每条巷子、每条街道都散发着清新的味道。关张多少天的小买卖,摆摊的又开始出来活动了,镇子里渐渐有了人气。

    王明堂众人分成三拨按不同的方向不同的时间出发,然后到镇外法弘山半山腰的法弘寺集合。法弘寺是一个荒寺,多少年没有人住了,寺里寺外长满了杂草。院子里的青石板残缺不全,一副破败之相。李一铲看得不舒服,真是造孽,多年之前这里必然是佛家圣地,可以想象其间的繁华,怎么就能落败到这个地步。

    众人在寺里走着,就感觉浑身阵阵发冷。寺里大庙中都空荡荡的,根本看不见任何的佛龛和塑像,墙壁上挂满了蜘蛛网,黑暗的深处似乎还传来阵阵木鱼声和咳嗽声,这群人大部分都感觉诡异莫名。

    王明堂领着众人来到寺后的一座残塔前。这座塔一共十三层,歪歪斜斜,外面的漆因为年头久远早已剥落,李一铲想,这破塔能经受十多天的暴雨袭击居然还不倒,也称得上是个奇迹了。王明堂盯着这塔门说:“《墓诀》里面记载,这地墓就藏在这座塔下。我看这形式,肯定错不了。大家先回去好好吃饭休息,今天晚上动手。”

    回来的时候,也是分开走的。王明堂、王尖山和李一铲三个人是一组,慢悠悠地从山上下来,这王明堂是谈笑风生,肯定是以为这地墓手到擒来了。李一铲心急如焚,他想尽快把蜂鸟放出,通知巴戟天。

    王明堂看着他说:“一铲兄弟,你好像有什么心事?”

    李一铲说:“大哥,其实……我有种不好的感觉,这法弘寺荒了这么长时间必有原因。”

    王明堂点点头:“说得不错。这事我调查过。周围的老百姓都在传这寺里闹鬼,有不干净的东西,据说当年这寺里的和尚不知怎么得罪了朝廷,让朝廷派人灭了全寺。至此之后,这寺里就冤魂不散。谁来谁死,整个就是一凶宅。说那座塔,塔下直通十八层地狱,稍有不慎就会把鬼怪招惹出来。我看呀,纯粹他妈的扯淡,我估计是造地墓的人故意放出这样荒谬的故事来掩人耳目。”

    李一铲和王尖山一听此话,都“哈哈”大笑。

    三人走进镇子,在街口有个长须的瞎子在摆了许多竹签、铜钱的桌子后摇着铃铛喊:“卜卦算命,看看你的天运看看你的人运,算算你能不能发财,算算你能不能吃饱饭。算不准,砸我摊子。”

    王明堂福至心灵,他冲着两人一笑:“我想算算。”

    李一铲惦记着发信息的事,忙说:“算了吧,大哥,这些都是江湖骗子。你我都行走多年,还能上他们的当?”王明堂看着那算命的瞎子,怔怔地说:“我今天总感觉不太对劲,算算也没什么吃亏的。”他径直走到那瞎子跟前:“这位老先生,你给我算算。”

    瞎子放下铃铛,微微一笑:“这位朋友请坐。不知道这位朋友要看什么,是财运还是情运?”王明堂递给他手:“你先给我看看我是做什么的。大爷我大洋有得是,看准了肯定赏你。”那瞎子握住他的手,问:“你属什么的?”

    王明堂说:“龙。”

    瞎子仔细摸着他的手,再也没有说话。

    王明堂一皱眉:“有什么说什么。”

    瞎子说:“这位朋友不是做活人生意的。”王明堂眉毛一挑:“什么意思?”瞎子摸着胡须说:“你是四辰人。这种人生于阴时,从小就阴气不散。长大之后要么当兽医给猫狗猪等看病,要么就守义庄看护陵园。这位朋友手指粗大,手上老茧颇多。应该是经常干体力活,你应该是个看陵园守坟墓的。”王明堂暗叫一声,真他娘的厉害。

    李一铲和王尖山也听愣了。

    王明堂一笑,从怀里掏出一枚大洋拍在那瞎子的跟前:“拿着换点茶喝。”谁知,那瞎子把钱又推到那王明堂的跟前:“不好意思,这钱我不能收。”王明堂一愣:“你这是什么意思?”那瞎子说:“我们这行有规矩,死人的钱不收。”

    王明堂依然神色不动,只是语气里变得异常冰冷:“你这是什么意思?”李一铲一把抓住那瞎子的脖领子:“你小子再胡说,我砸了你的摊。”王明堂厉声道:“一铲,放开他,让他说。”

    瞎子不慌不忙,神色十分淡然:“这位朋友,今日是青龙临身,临身必有灾。”王明堂冷笑着说:“那你看我什么时候死呢?”瞎子说:“今年死。”王明堂问:“今年几月死?”说:“今年今月死。”问:“今年今月几日死?”瞎子摸着胡须说:“今年今月明日死。”

    王明堂等三人都给镇住了,李一铲觉得口干舌燥,脸上阴晴不定。王明堂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今年今月明日几时死?”瞎子拍拍桌子:“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李一铲皱着眉头对王明堂说:“大哥,你别听这些江湖术士胡说八道。算命?他怎么不给自己算算什么时候死。”瞎子接话了:“我有三不算。一不给小孩算,二不给同行算,第三就是不给自己算。”李一铲怒目圆睁:“你还有理了?大哥,算命本就没什么道理,无非靠的是望闻问推,脑瓜激灵一些而已。咱们走吧。”

    王明堂“嗯”了一声,转身就走。三人刚走出几步,那瞎子突然说:“算命也不是没有道理。”几个人一起转过身看他。那瞎子淡淡地笑着:“风吹草动蝉先觉,暗送无常死不知。这位朋友,给你个忠告,小心身边人。”

    李一铲脸色顿时惨白,努力控制着情绪,生怕让王明堂看出破绽来。王明堂看都没看他,只是沉声对着那瞎子说:“我的兄弟我心里有数,用不着先生你来指点。”说完,背着手大步流星地走了。

    回到客栈,李一铲心跳得异常厉害。不管王明堂信不信那算命的话,这件事必然已经在他的心里长草落根了。自己不但要对付那莫测的地墓,还要对付已经有了防范的王明堂。李一铲看着自己手里的蜂鸟,推开窗户一张手,那蜂鸟展翅疾飞,很快就消失在茫茫的天空中。

    李一铲感觉身上没了力气,躺在床上昏昏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