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23章 鬼面(1)

推荐阅读:风起龙城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神级猎杀者无尽破碎贩妖记贩妖记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少女把手指伸直,墨绿色的指甲又细又长,在叶有德的手脉上划了一下,立时割开了一个大口子,鲜红的血马上流了出来。那血顺着叶有德的手腕一直流到棺材盖上,居然渗了进去。

    王明堂眼看着李一铲落入刀坑,但没有预料中的鲜血四溅。他居然掉在地面上,那地面霎时全是反光,王明堂脑子一热,这是镜子。他猛然一抬头,就看见天棚之上全是尖刀,原来下面的镜子里的刀阵是假相,真的在天棚上。

    这时,地面的翻板开始回复原位,而天棚却开始往下走,无数的尖刀直直地指向地面,越来越近。

    王明堂看到地面上的缝隙越来越小,暗叫了一声“不好”。他一个鱼跃跳进翻坑,就在进入的一瞬间,地面恢复原样。

    他从空中直落下来,掉在地面上,砸得身子生疼。他咬着牙,连滚带爬地往外跑。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终于看见了亮光。王明堂兴奋得心头乱颤,急忙跑过去一看,原来这光亮从上面渗透下来了。他把住墙壁慢慢地攀了上去,头顶是一块四方的青砖,他一用力就把那青砖给顶开,一纵身跳了出来,这才发现自己在寺里的一个偏殿里。

    他“哼哼”冷笑了两声,李一铲,你的死期到了,随即拔出腰间的刀走出殿外,刚一脚跨出大殿的时候,就看见不远处弟弟王尖山正拿着盒子枪对准了地上的李一铲。

    不把所有的兄弟都放在身边,是跑江湖的绝招。

    王明堂正准备走过去,变故徒生,只听见一声枪响,王尖山身子一歪栽倒在地。王明堂愣了一下,一腔热血似乎要从口中涌出来。他低吼一声,正想跑过去,四下里人声大作,外面已经涌进来许多警员。他马上藏在殿门之后,小心翼翼地向外看去。

    警员们把李一铲给救了下来,随即拽住地上王尖山死尸的脚,拖到枯井旁,一下扔了进去。王尖山的尸体被扔出去时,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像一直在看着寺里的王明堂。

    王明堂看着弟弟的眼,几乎咬碎了嘴里的牙,手指指节捏得“嘎嘎”响,他看着李一铲,眼里几乎冒了火。这时,他的注意力突然被另外一个老熟人吸引住了,巴戟天。他曾经和这位江湖人称巴叔的古董贩子打过几次交道,没想到这个人居然和警局合作,看样子和李一铲关系还不一般。

    月光如冰,洒在殿内,洒在他的身上,显得格外凄凉。

    等人都散尽了,王明堂从殿里走了出来,来到自己弟弟死的地方。地上一道很明显的拖痕,鲜血淋漓。他跪在地上,用手缓缓捧起带着自己弟弟鲜血的泥土,放到自己嘴边,浑身战栗,眼泪流了出来。

    他紧紧地握住自己的手,咬着牙恨恨地说了一声:“李一铲。”

    开满丁香花的山上,有一座修葺得非常古朴的坟墓。墓前堆满了采来的鲜花,一个老人和一个年轻人在墓前低头默哀。那老人抬起头说:“一铲,是不是还在想着你师父和苗花?”

    李一铲眼角慢慢地渗出一丝泪水,语气里充满了悲凉:“人鬼不同域,天地长相隔。想也是没用的。”

    “对于将来你有怎么打算?”

    “我想跟着父母好好生活。”

    巴戟天看着满山的郁郁葱葱:“只怕树欲静而风不止。”

    李一铲转过脸看他:“不知道巴叔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巴戟天看着陈驼子的墓碑说:“还记得你师父临死前的遗言吗?让你找陈家祖坟,现在已经有线索了。”

    李一铲沉默半晌,沉声说:“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让师父入土为安。”

    山城,柳子帮。

    柳子帮是山城一带最大的土匪窝,瓢把子叶全自清亡之后就一直占山为王,召集人马,开创家业。他死了以后这个地方就传给自己儿子叶有德,叶有德这个人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土匪,早年在其父的资助下曾在海外留学,接触的都是西方最先进的思想理念,身上没有一点的江湖匪气。他当上柳子帮大哥之后,要求手下人自吃自种,只靠贩卖私盐和茶叶来维持山中花销,坚决不准动老百姓,抓住违反山规的人,绝对不客气。所以柳子帮名声极好,家业越开越大。当地政府在民国的时候疏于对治安的管理,只要这帮土匪不闹事,也懒得管。

    巴戟天和李一铲正坐在驶往柳子帮的马车上。赶车的车老板是柳子帮插在山下的眼线,对巴戟天颇为尊敬,一直称呼他为巴老。李一铲笑着说:“巴叔,真没看出来,你在道上还有这么大的辈分。”

    巴戟天“哈哈”大笑:“柳子帮龙头大哥叶有德跟我多年的交情了。”随即他口气陡然一转,声音低沉了许多:“一铲,这叶有德可大大地有来历,祖上是契丹贵族,他手里还有族谱,今年开春的时候,他曾依据族谱到云南去找祖坟,碰见了一件怪事。”

    李一铲皱了皱眉头:“我记得契丹是北方游牧民族,怎么跑云南去了?”

    巴戟天说:“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元朝的时候,契丹被蒙古人征服,那时候就发生了****,大批契丹人逃亡,有很多人都到了云南定居。这次叶有德到了云南寻祖认亲,正是奉了他爹叶全的遗愿。不过并不成功,不但没找到而且碰到麻烦。这次云南行,让他寻到了一些线索,而这条线索就跟陈驼子的身世有关。”

    李一铲看着远方郁郁葱葱的大山叹了口气:“哎,看样子这次又要到云南去了。”

    柳子帮会客大厅布置得典雅古朴,清一色的红木家具紫木地板,墙上挂着几张山水画,给人感觉古色古香。李一铲和巴戟天正喝茶呢,只见竹帘一挑,一个面目清秀的中年人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红发碧眼脸上挂笑的外国青年。

    巴戟天一看那人来了,赶忙站起来抱拳:“叶老大,有礼了。”叶全德“哈哈”大笑:“老巴,现在是民国,不是清朝,辫子都铰了,还来那些臭规矩干什么,坐,快坐。”巴戟天给李一铲引见:“叶老大,这是李一铲,算是我的一个师侄,也是我跟你提起过的风水界后起之秀。”李一铲脸红了:“叶……老大,您是前辈,小的在您跟前不敢造次。”

    叶有德眼睛放光:“久仰大名。一铲兄弟,不要客气,进了一家门就是一家人。你一个人卧底干灭了王明堂等十多个人的事情,我们道上都听说了,绝对大手笔。”

    李一铲脸更红了,心说这都哪跟哪。叶有德撇撇嘴说:“王明堂,一个盗墓小贼而已,只能发发国难财,早就该死了。”说着,他又拍了拍手:“来人啊,在聚义厅大摆筵席,我要好好招待几位朋友。”

    晚上的柳子帮总寨,红灯高挂,喜气洋洋。聚会厅的筵席上,柳子帮有头有脸的人物全部作陪。叶有德把李一铲介绍给众人,最后到了那个外国青年这,叶有德一指李一铲:“皮特李,这位是风水堪舆界新出来的高手叫李一铲,他的经历是你这样的大学木头想都没法想的,绝对冒险刺激。”随即他又把皮特李介绍给李一铲:“一铲兄弟,这是我在国外留学时认识的洋朋友,英国剑桥大学考古系高材生。他的中文名字里也挂个李字,叫皮特李。”

    皮特李很热情,主动跟李一铲握手,汉语说得倒也字正腔圆:“李先生,久闻大名。”李一铲笑了:“皮特先生,你的汉语说得很好。”

    皮特李笑着说:“我很小的时候就非常仰慕中国文化,后来学习考古专业,认识了叶有德,他是中国人,而且家族历史非常有传奇性,我们很快成了好朋友。上次叶有德去云南,我是全程陪伴。听说李先生,曾多次冒险,能不能说说让我们开开眼?”

    叶有德和他那些手下都鼓掌:“一铲老弟,说说,我们这些人就爱听这个。”

    李一铲看看巴戟天,巴戟天笑着点点头。李一铲就尽量不带任何渲染成分地把自己历险的事简单说了一遍,就这样也听得众人目瞪口呆。皮特李一个劲地喊“my god”。

    他感叹道:“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没想到支线文化也这么丰厚。中国文化中就对死者有着莫名的敬畏和崇拜,也衍生出了许多诡异邪恶的法术。”李一铲喝了口酒说:“风水堪舆可不是什么法术,几千年来被许多人证明过,非常正统。”

    皮特李说:“既然不是法术,那如何解释地墓里的铜镜和沙马角村的养尸呢?对了,还有天墓的空间错乱现象。”

    李一铲目瞪口呆:“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皮特李说:“用我们西方的科学来说,这面铜镜应该是一个能够干扰人体脑部活动的装置,它的来历我不清楚,但原理能跟你说明白。人脑会产生脑电波,而这铜镜可以干扰脑电波,让人产生幻象有了预感,看见未来发生什么也是很正常的。可惜啊,这一件异宝,没有带出来。”

    叶有德敲着筷子说:“什么东西一让你这样用科学主义解释,就那么干涩无味。”

    皮特李笑了:“叶,我在大学时还进修过物理。世间上发生的任何事都脱不了自然规律,就说天墓现象吧,为什么进金家祖坟就能进入天墓呢?我认为这是一种空间错乱现象,在那个时刻,天墓墓门和金家祖坟的入口在不同空间重叠。”

    叶有德笑了:“你说得这么热闹,但是我们云南之行遇到的事,你却解释不了。老巴、一铲兄弟,我前段时间去寻祖坟的时候,遇见了一件麻烦事,先给你引见一个朋友吧。”说着,他拍拍手。

    不久,从门外走进来一个灰衣长褂、瘦脸如刀削一般的瞎子。叶有德示意旁边人给这瞎子安排座位,然后向在座的介绍道:“这位是云南保山人,姓成,名叫二丁。二丁兄弟,能不能让我们客人先看看你的身体?”

    成二丁沉默半晌,随即慢慢解开衣褂扣子,脱下衣服来。

    众人心里打了个突,只见这人的上身全是血洞,血肉模糊,皮都翻翻着,惨不忍睹。

    李一铲一眼看到此人的肚子文了一条青龙和一朵艳丽的菊花,惊叫一声:“高棉邪降族。”

    成二丁本来萎靡的脸上陡然振作,他的声音极为低沉:“这位朋友,你知道这个教派?”李一铲点点头:“我曾经和这个教派的一个教徒打过交道,仅仅知道这是个邪教而已。”

    叶有德说:“二丁兄弟是我在云南时的向导,那时候我没听他的劝告,为了自家祖坟硬闯了邪降族的禁地,虽死里逃生但连累了二丁兄弟中了降头。”他语气中充满了愧疚。

    李一铲看着成二丁身上的伤,其中的惊骇无以复加。他听师父陈驼子介绍过南洋的降头,邪得要命,和苗蛊、东洋的九菊并称三大邪术。

    叶有德给成二丁倒了一杯酒:“二丁兄弟,这位是风水堪舆的高手李一铲,你把在云南的遭遇跟他说说,或许有办法解开邪降。”

    成二丁喝了一口酒,陷入了回忆之中,那种不堪回首的痛苦在脸上浮现出来,他的嘴唇颤得特别厉害:“今年开春的时候,我成为叶老大在云南的向导。根据叶家族谱的记载,这座坟修建在云南保山的密林之中。我们那里经常下雨,深山里有许多暗藏的河流、沼泽,一步不慎就出不来了。记得那天我们在深山中已经走了将近三天,快要接近目的地了……”

    原本晴朗无云蓝瓦瓦的天空突降暴雨,山路变得泥泞不堪。成二丁被大雨淋得几乎睁不开眼,头发完全贴在脸上。他竭尽全力地嘶喊着:“叶老大,叶老大,跟我走。”

    一只手突然紧紧把住他的肩膀,正是叶有德。

    因为风雨交加,人的声音显得异常渺小,叶有德大声喊着:“老成,怎么走啊?我们还是先避避雨吧。”皮特李就站在叶有德旁边,这位英国出来的洋小伙子生性喜爱冒险,感觉此时非常的刺激,他禁不住仰天冲着大雨“嗷嗷”地叫着,声音里充满了兴奋和野性。

    成二丁非常不客气,他一把拽住皮特李的前胸:“你鬼叫什么?我们已经靠近了邪降族的领域,任何不慎都能引来麻烦。你知道不知道?”皮特李耸耸肩,不以为然。

    两人在成二丁的引领下,极为艰难地来到了一个树屋中避雨。树屋,是当地猎人在林中修建的暂时栖息的房子,因为忌惮林中野兽,所以房子修在大树的树杈上,有一个挂梯从房中直垂到地上。

    到了树屋之后,几个人的衣服都湿透了,因为都是男人,所以几个人没什么顾忌都把衣服、裤子脱掉,**相对。外面的大雨几乎连成一条布帐,地上腾起一团雾气。成二丁从衣服里拿出用油布包裹的地图看了看:“叶老大,我们已经接近目的地了,从地图上来看,叶家祖坟离这还有不到半天的路程。”

    叶有德点点头:“等雨停了,我们就赶路。”这时,成二丁脸上表情变得很怪异,他突然跪在地上,双手合十,脸上全是敬畏之色。叶有德知道当地人有些固定的传统和风俗,所以并没有打断他,冷眼旁观。

    过一会儿,成二丁坐了下来说:“叶老大,剩下的这段路你和这位洋朋友就不要去了,我自己走。”叶有德这脸当时就拉下来了,眉头紧皱:“老成,我想听听为什么。”成二丁嗓音颤抖:“这里是高棉邪降族的领域,实在是太危险了。”

    叶有德的枪还在地上放着,他拿起来晃了晃:“有我这个厉害吗?”皮特李这小子一看最关键最刺激的部分不让自己参加了,当时就急了:“成,我要和你去。”

    成二丁看着这个毛头小子,叹口气轻轻摇摇头,他转过脸说:“叶老大,这个地方对于我们当地人那就是禁区,是死亡之地。因为你们叶家和我们成家是世交,咱俩还对脾气,我才答应帮你的。既然我帮了你,就要保证你的安全。所以你还是在这等我的消息吧。”

    叶有德早年留洋,后又当上了山大王,那也是气盛至极,他怒喝着:“老成,难得你把我当朋友。我受老父临终嘱托才来这里寻祖认亲,现在马上要看到祖坟了,你不让我去,那我岂不是白来了。我别的不知道,就知道要让我爹走得心安。”

    成二丁愣了半晌,说:“你要跟我去,必须答应两个条件。”

    叶有德豪气十足:“讲。”

    成二丁说:“第一,怎么走、干什么一切听我安排。”叶有德想都没想:“好。”成二丁继续说:“第二,这个洋人皮特李不能跟着去。”皮特李当时急了,这小子好奇心早就被勾得控制不住了,现在不让去,就像杀了他一样:“No,我要必须去,我要拜祭叶的祖坟。”皮特李一急,语法出现了错误。

    叶有德瞪了一眼皮特李,一把抓住他的肩膀:“皮特李,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这次我们估计九死一生,如果都去了可能就都死在里面,你必须在外面做个接应。”皮特李耸耸肩:“OK。不过,叶,你们出来以后一定要把经历说给我听,不准漏过一个细节。”叶有德笑着点点头。

    雨渐渐停了。叶有德和成二丁套上衣服。成二丁把树屋里放置的一把宽背利刀递给皮特李:“这些日子以来,你也知道了树林里什么东西能吃什么东西有毒,这把刀你留着防身,我们顺利的话,两天之内就会回来。”

    两人辞别皮特李,从挂梯滑下。走出一段儿,叶有德回头望去,树屋已经消失在树林深处。

    山路非常不好走,雨后格外泥泞。林中大点的芭蕉叶存了许多的雨水,时不时被压得翻转过来,倾泻如注。林中渐渐起了黑雾,成二丁的脸色也越来越沉重。

    走着走着,他突然站住了,用手指向林子里。叶有德顺着他的手去看,在林中一角,杂草之间,立了一个一人多高的祭祀牌位。牌位由黑色的枯木制成,牌位上放着一个青色的骷髅。

    看着这牌位,叶有德感觉自己遍体生寒:“这……这是?”

    成二丁脸色阴沉得厉害:“叶老大,从现在起,我们就要跨入邪降族的领地了。千万不要鲁莽行事。”

    两人顺着山路继续前行,时不时地可以在林子里看见这种牌位。叶有德把刀握得紧紧的,脸上黏黏的也不知是汗还是雨水。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树林里不时响起鸟叫虫鸣,更显诡异。两个人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前边不远处有一间木屋,屋内亮着灯,门前挂着一串小骷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