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萌酷王子成长记 > 第十五章 王子出生记(1)

第十五章 王子出生记(1)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宝贝们临近出生那几天,心情忐忑不安,充满了喜悦和满满的期待,想看看在肚子里张牙舞爪的宝贝们长什么样子?心里又充满了无限的恐惧,之前看过剖腹产的视频,那个惊悚让人不寒而栗。

    双胞胎,加上年纪过三,血液浓度过高,身体发痒等不稳定因素,医生早早的就打过招呼,临近足月就要剖了,以免有意外。所以早早的,韶关妈妈就问香港的舅舅,要了最好的生辰八字。原本我和牧是想定在4月28日我和牧的纪念日剖的,后来舅舅说,29日更好些,所以最终定在4月29日,上午11点准时剖。

    偏偏临近生产那几日,牧特别的忙,他虽没办法出差,但每天的视频会议接连不断。只要他一不在家,我就开始六神无主,焦虑万分。其实整个孕期我的心态,都保持得很好。即使有丹和牧父母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都尽量抛开不去想。反而临近生孩子了,情绪开始有点失控。想想就会紧张得发抖。

    入院前几天,susan就给我例好了清单,结合她的经验,要准备的东西,按照双倍准备。她说,比她生孩子还紧张。

    28日上午,牧签手术知情同意书,他看都没怎么看,就准备签了。我说,怎么不细细的看一下呢,牧说,不用看,有医院产科“第一把刀”你还不放心呀,况且这知情书越看心里就会越紧张的,尘儿,没事的,天塌下来,我顶着。OMG,我生孩子,你个大男人怎么顶着呀,你又不能替我生?

    签字的时候,医生加问了句,这次剖腹产手术就合着把结扎手术也做了吧,免得下次再来受苦。我和牧都愣了下,紧急着牧笑着说:“不做不做,足球队的大目标,篮球队的小目标,现在小目标都没有达成,不用着急做结扎。”把医生护士都逗乐了。

    回病房的路上,我问牧,给红包了没有呀?牧笑笑说,你老公办事你放心,你什么都不用管,听医生安排就好。

    28日下午时,我还在想,我ipad里面下载的《康熙王朝》还有几集没有看完,今晚刚好可以看完,明天就轻轻松松可以做手术了。哪知三四点时,肚子就开始不舒服,有一点胀痛,我也没太在意,没告诉任何人。到下午五六点时痛得有点厉害,我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也说不清哪里痛。后来我告诉了妈妈,妈妈马上打电话给医生,医生让我留意下痛的时间频率。我估摸着开始是十分钟痛一次,后来开始五分钟痛一次。妈妈再次打电话给医生,主刀医生这时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一听说我的情况,说,我马上过来,今晚必须要剖了。我还傻傻的说,不能坚持到明天11点钟吗?医生说,那你得受多少苦呀,而且你是双胎,千万不能大意,不舒服了,就要马上解决,越拖对胎儿越不利,因为你的孩子根本不在临盆状态,容易造成孩子缺氧。

    全家的气氛立马变得紧张起来。最糟糕的是,月嫂来了一个,另外那个才是最有经验的,那个月嫂原打算是29日早上6点到医院,我11点手术,完全是来得及的。8点多的时候,我以为牧已经在来医院的路上了额,原来他还在公司呢,也是处理工作上突然出现变动的事情。牧一接到电话,会议立刻中断,火急火燎的赶过医院。也通知那边的月嫂提前赶过来。

    护士带我去做手术的准备,插尿管什么的,我说再等等,再等等。妈妈知道我是等着牧,就安慰我说,没事的,一会他就到了。你先去做好准备,有些事情,他也帮不了忙。护士也说,没关系的,你进产房的时候,你先生肯定到了。而且你的手术时间从明天挪到了今天,主刀医生和麻醉师现在都还在来的路上,我们早点准备,后面才好安排。

    哆哆嗦嗦的插了尿管,那种感觉真是一个难受。肚子还一阵阵的疼。出来的时候,牧已经满头大汗的站在面前了。拉着我说:“宝贝没事,今晚就可以提前见到宝贝们了,多开心的事情呀,看来宝贝们还是喜欢28日这个日子哈,以后肯定很调皮,完全不听大人的安排,叫他们明天出来,这几小时就呆不住,要出来造反了。”听牧说说笑笑,心情稍有缓解,但我的手和身体一直在发抖,我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害怕,完全控制不了。

    不一会,深圳爸爸、姐姐和牧爸爸妈妈都来了,一屋子的人。看大家的表情也是又兴奋又紧张的。

    还好,我上午洗头了,洗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

    妈妈眼睛红红的,估计是担心,深圳爸爸虽然笑眯眯看着我,什么都没说,但我看出他心里悬着一块大石头,一点都不轻松。

    通知去手术室,重新确认了血型个人资料等个人资料。我坐在轮椅上,牧推着进了电梯,我觉得好冷,全身发抖。牧时不时摸一下我的脸,本想传递点温度给我的,但他的手心也同样渗出汗,他表面轻松,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牧故作轻松俏皮的说:“等下就可以看到我们的闺女和儿子了,想想都很开心,是吧。以后,他们就是小宝贝,你就是大宝贝了。”护士在电梯里听得傻笑。妈妈爸爸还有其他人乘坐了另外一部电梯下去了。

    临进手术室那一刻,牧问我:“手术的时候,要我陪你一起吗?”我说不用。

    这个问题,我们之前有讨论过,有些过来人说,千万别让老公进产房,看见了这个血淋淋的场景,严重影响以后夫妻的冲浪生活。我知道牧很紧张我,紧张这两个宝宝,我不想让牧经历这些。

    我被送进手术室,牧松开我手的那一刻,我的眼泪涌了出来。我被带上帽子,再次确认信息,手指印,也不知道按的什么,隔着窗看到牧跟麻醉师在沟通,麻醉师是熟悉的朋友,整个孕期一直在打交道,心里稍微安定了些。

    后来门关上了,离牧越来越远,那一瞬间,我的眼泪又出来了。也看不见爸妈他们。躺在手术台上,虽然有护士在身边聊着,但我浑身发抖,连牙齿也在打架。

    肚子很涨,很不舒服,好像要上洗手间。

    后来麻醉师过来了,他是牧很好的朋友。他看我在发抖,就跟我聊天,语气很轻松说,牧走狗屎运呀,一直说不结婚不生孩子,这下倒好,一下来俩,双胞胎,多好呀。他安慰我不用紧张,一切有他在而且又是主任主刀,根本不用担心的。

    我有点心不在焉,满脑子在想:“我肚子胀痛得厉害,我是不是可能要先去跳舞(大号),回来后,再来做手术呢,要不待会弄脏在手术太上多不好意思呀。”

    我鼓起勇气跟麻醉师说,我想去跳舞。麻醉师愣了一下,我反应过来,这是我和牧说拉臭臭的暗语。马上说,我想去下洗手间,我感觉我要大号了。

    麻醉师笑笑,说,没事,你是太紧张了。

    不知道我是不是我太紧张,我感觉手术室的温度非常的低,我想呆会宝宝会不会太冷呢。

    胡思乱想的时候,又被抽血了,然后血压氧气罩什么的,全上了。麻醉师一直跟我聊天,聊牧好笑的事情,我心情放松了一点。他总在我脸上东摸摸西摸摸,给我揉肩捏骨,让我放松,别紧张之类的,让我既轻松不少又有点尴尬,毕竟他是男的,平时还那么熟,在我这样衣冠不整的情况下到处摸,或许人家早就见怪不怪了,但我仍觉得超级不好意思,可也没有办法,无从拒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