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戮玄 > 第8章 围杀

第8章 围杀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牧龙师临渊行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奚南翻了一个白眼,答道:“你是人吗?”

    付清顿时气滞。半响之后,气馁的坐了回去。

    “我真是遇人不淑,竟然碰到一个连神仙醉是什么酒都不知道的人,真怀疑你是不是从哪个与世隔绝的旮笪里冒出来的。”付清叹道。

    奚南撇了撇嘴,“你可以告诉我神仙醉是什么酒!”

    “神仙醉是……哎,算了,还是喝酒吧!”付清颓丧的举起酒瓶猛灌了几口,不再开口说话。

    奚南皱了下眉头,却也没再问。神仙醉是什么对于他来说并不重要,他只要知道这酒确实还可以就足够了!

    夕阳如血,这广袤的世界,都披上了一层金红的纱,朦胧中透亮,透亮中迷幻,让人陶醉。

    奚南晃了晃有点晕乎乎的脑袋,站了起来。没想到,这神仙醉的酒劲竟然这么大,他不过是喝了一小半,这都晕了快两个时辰了,愣是他怎么用内力想要逼出酒精来都丝毫不动。不过,那全身暖洋洋的感觉,却是让他很迷恋。再看看那付清,一口气喝了两大瓶,此刻正躺在地上醉得正香。

    看看安静的四周,这片世界很快就要陷入黑暗之中。拿出地图,比对了一下,此刻他所在的地方,距离那月落山已没有多远了,如果现在出发的话,大概天明的时候就能到。只是……他低头看向梦里还不忘咂吧咂吧嘴的某人,皱起了眉头。

    扔下他吗?还是等他?

    夕阳缓缓下沉,那片朦胧的色彩从大地上一点点的退去,黑暗一点点的涌来。

    朦胧夜色中,一直静立不动的奚南忽然转身,一步跨出,脚下血芒闪烁,已是一丈开外。

    他从小便是一个孤儿,几度辗转,他早已习惯了一个人,习惯了孤独。更何况,他现在追兵无数,生死难料。那付清若是跟着他,只怕也是要受到牵连。现在离开,是他最好的选择。

    走在去往月落山路上的奚南,冷着脸,越走越快。渐渐的,那片睡着某人的土地消失不见。

    如血的夕阳真正的退出了天空,一轮莹白的明月挂上了星空,衬着那漆黑,分外明亮。夜空下,四周寂寂,奚南一个人埋头快速奔走。

    突然,前面卷起一片黑云,趁着夜幕的掩护,缓缓向着奚南靠近。

    “沙”

    奚南滑出去好远才停下了身形,抬头遥看前方那隐约涌动的黑雾,未作多想,转身就跑。身后黑云蓦然卷动,顿时风起云涌。

    金芒一闪,那只能再用一次的速神符再次出现,卷着奚南电掣而去。

    不久,奚南再次出现在了付清的身边。张开手,“嘭”地一声,手中金色符箓化作了一团火焰,渐渐消散在了空气中。

    地上,付清依然睡得很香。奚南眼底掠过一丝无奈,拉起他甩在了背上,拉开脚就跑。

    身后,黑云早已不见了踪影,可是奚南依旧不放心,一直跑出去很远才停下。

    刚停下,忽然四周狂风骤起,一时间,飞沙走石,风声呜咽不停。

    奚南背着付清,皱紧了眉头盯着前方,整个人都绷了起来。

    “桀桀”

    怪笑声突然响起,整个天地都回响着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奚南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直觉告诉他,那个人就在前面,只不过,他看不见他!

    “什么人?藏头露尾的干什么,有本事出来一见!”他大声喊道,毫不畏惧。

    笑声顿止,风也停了。

    “小子,胆色不错!不过,你的实力不行。小子,你还是乖乖和老夫走一趟吧,否则的话别怪老夫我心狠手辣了!”

    话音从前方传来,奚南来不及做任何反映,只见一条浓浓的黑色雾带突然从虚空冲出,一下子将奚南和背上的付清卷了个严严实实。

    下一刻,他们两就腾飞了起来。风,迎面扑来,吹得他睁不开眼睛。也不知是飞了多久,突然,捆在身上的雾带一松,奚南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已砰地一声砸在了地上。饶是他体质强健,也摔得够呛。正当他要顺口气的时候,一个黑影忽然在瞳孔中不断放大,放大,最后“砰”地一声……窒息的感觉顺着胸口蔓延,害得他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接晕过去。

    “怎么了?怎么了?”付清蹭地就从奚南身上跳了起来,一阵迷茫之后,低头看见正躺着龇牙咧嘴的奚南,疑惑道:“唉,奚南,你怎么了?”

    奚南翻了一个白眼,揉着胸口从地上坐了起来。

    “干嘛这么看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这里是哪里?”付清一连问了很多。还未等奚南一一回答,身后忽有声音传来。

    “两位没事吧!呵呵,我那十三弟就是这脾气,每次都非要这么捉弄一番客人才开心!”

    身后,一个灰衣老者缓缓走来。那白须白眉,微笑徐徐的模样,十分的慈眉善目。不过,当奚南他们听到他称那黑山老妖为十三弟,再加上他腰间缠着的一条如翡翠一般透明的长鞭时,顿时心中大惊。

    “你是……青藤老祖?”付清皱眉问道。

    那灰衣老者明显一愣,显然是没料到竟会这么快就被人认出。他哈哈笑道:“这位小兄弟,眼力真不错,不知该如何称呼呢?”

    付清随意拱了拱双手,道:“无名小辈而已,不提也罢。不知老祖今天将我和我兄弟请到这里所为何事呢?”

    奚南脚步一动,站到了付清身旁。

    身前,那青藤老祖,微笑依然。

    “小兄弟,你既然知道老夫名号,那老祖我请你们来是为了什么,小兄弟你还不明白吗?”

    奚南闻言一愣,转头看向付清,目露疑惑。

    付清没有看他。

    “原来老祖是为了这个啊!晚辈我早就准备好了,老祖请看!”付清一边笑道,一边伸出手将一枚闪烁着淡淡毫光的符箓递了出去。

    “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还望老祖笑纳!”

    青藤老祖伸手接过那道符箓,拿到眼前,眯着眼睛打量了起来。

    “嗯,不错!是个好符!不过……”青藤老祖忽然收起手中符箓,视线落在了一直警惕地盯着老祖的奚南。

    “这是你的,那他的呢?”

    付清一愣,看了一眼身旁冷脸的奚南,忙赔笑道:“老祖,他是我的兄弟,以前从来没听到过老祖的威名,所以没有准备,您看,您能不能通融一下?”

    青藤老祖笑眯眯的看了他们好久,忽道:“不行!”

    奚南皱眉。此时,就算他再不懂,也知道大概是个什么情况了。

    一旁,付清苦了脸,看着青藤老祖,可怜兮兮道:“老祖,您看,我们两也就那么个值钱的东西,您就通融通融让我们过去吧!等我们在遗迹里找到了宝贝,出来了再孝敬您,您看行吗?”

    “孝敬那是必须的,今天让你们过去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老实回答老祖我一个问题。”

    “好的,您问!尽管问。”付清笑得花一样灿烂。

    “老祖我先前听十三弟说你们有一个宝贝,那逃跑时候的速度,连他都追不上!”青藤老祖笑眯眯的看着付清,后者顿时垮了笑脸。

    “老祖,这可是晚辈我传家的宝贝……”

    “嗯?”青藤老祖忽然变脸,奚南心中一凛,付清慌忙将那速神符递了过去。

    “老祖,就是这它!”

    青藤老祖笑脸再现,伸手接过端详了一遍,笑意更甚。

    “好东西!好东西!”手一收,速神符消失不见。

    付清脸上满脸肉痛的神色。奚南的眼角狠狠地抽搐了几下。

    “那老祖,您看,我们是不是可以进遗迹了?”

    “嗯,可以!我让十三弟直接送你们进去吧!”

    “啊?”付清慌忙摆手,“不用了,我们自己进去就可以了,怎敢劳动黑山老祖的大驾。我们自己走,自己走!”

    话毕,奚南与付清不约而同转身就跑。

    刷

    一个全身黑衣的中年男子挡在了他们面前。

    “两位,跑这么快干什么?大哥既然说了让我们送你们一程,怎么还能让你们自己走?”

    显然,此人就是那位排名最末黑山老妖。

    他,看上去,不过中年,相貌倒是堂堂,不过眉宇间缭绕着浓浓的邪气,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东西。

    奚南最是反感这种人,干脆低了头不看他。反正有付清,不用他愁什么。不过,似乎对付青藤老祖的笑脸对这黑山老妖一点用也没有。

    付清的话才说到一半,两人再次被卷到了高空,向着不远处那高耸入云的月落山疾驰而去。

    砰

    一声巨响,两人再次与大地母亲来了个亲密接触,不过这一次,是付清躺在了下面。

    奚南站起身,伸了伸胳膊,低头看了看翻着白眼的付清,笑了出来。

    “哎报应还真是快!”付清哀叹着爬了起来。

    奚南静静地没有回答。

    付清抬头,只见奚南愣愣地看着前方,满脸震撼。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前方,一座大山高耸入云。月光下,山体通体黑色,无一草一木,泛着神秘的光泽。山体之陡峭,连鸟儿都不能在上面落足,就像一柄长剑,贯穿天地。

    抬头看它,一种铺天盖地的气势扑面而来,让人不能喘息。

    “原来这就是月落山啊,果真名不虚传!”付清叹道。奚南迷惑的转头,“什么名?”

    “你不知道?这月落山的传说可多了,最有名的就是,曾经有人说这月落山乃是一个圣人的兵器所化。那兵器名为月落,故而这里称作了月落山。唉,你别说,还真像是一把长剑。”

    奚南翻了一个白眼,低头拿出了洛奇所赠的地图。

    他细细的看了一遍地图,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距离遗迹入口已是十分的仅。不过,令他奇怪的是,地图上没有任何关于月落十三妖的记载。说也奇怪,按道理,以洛奇的身份和资历不可能不知道月落十三妖,那为什么地图上什么都没有。

    奚南想了一会没想明白,也就不再多想,如今已到了遗迹入口处,还是早些进入遗迹为好,以免那些追杀他的人追上来,多生祸端。至于那月落十三妖到底为什么肯放过他,他倒是明白,先前付清就与他介绍过月落十三妖历来的行径,不难猜测,他们这么容易放他们走,无非是想等他们从遗迹中出来后再夺宝而已。不过,那都是之后的事情了,现在还是早点进遗迹,快些提升实力要紧。

    想着,奚南叫上付清,顺着地图上的路线,向着入口行去。

    夜空下,忽有一团乌云快速遁去,瞬间消失无影。

    几千里以外,一个山清水秀的山谷中,一团黑云落下,化作了黑山老妖的模样。

    “大哥,我回来了!”黑山老妖对着谷中一间木屋拱手拜倒。

    青藤老祖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们进去了?”

    “嗯!”

    “嗯,那就好!你退下吧!”青藤老祖挥挥手,就要转身。黑山老妖面现迟疑神色,忽咬牙问道:“大哥,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那两小子,他们身上一定有宝贝!”

    青藤老祖顿住,低头看向黑山老妖,平淡的目光看的黑山老妖脖子一缩,面有惧色。他微微一笑,道:“就因为他们有宝贝我才放他们走!我看得出来,这两小子是有大机缘的人,肯定能从遗迹中带出宝贝来!到时候,我再杀了他们,岂不美哉?更何况,那个穿得破烂的小子可是玄梦阁点名要的人,到时候我将他的人头奉上,咱们就可以攀上玄梦阁这条大腿。到了那个时候……”青藤老祖抬头望向天边,目光中流露出兴奋的光芒。

    “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再也不用忌惮洛家,甚至可以借助玄梦阁的力量将月家给踩在脚下!哈哈哈……月家,月梦……你们等着,老子一定会血洗你月家,以报当年之仇……”

    月光下,青藤老祖面目狰狞,脸上刻满了刻骨的仇恨,黑山老妖弯腰站在一旁,战战兢兢不敢吱声。

    再说奚南两人。

    朦胧夜色下,两人顺着那地图的所指已经在那个所谓的遗迹入口转了好几圈了,可是就是找不到遗迹的入口。

    “我说,这地图不会是假的吧?”付清烦躁的一脚将脚边的石头踢飞了出去,不知落往了何处。

    奚南低头研究着地图,未曾理会快要满腹牢骚的付清。

    地图上,中心处,一大块空白,只有零星的一些标记,这是属于遗迹的范围。空白边缘处,有两个红点,相对着,这是遗迹的两个入口,也是出口。一个就在奚南所在的位置,靠近洛城,另一个则在另一面,靠近洛家领地的边缘,从那里出去一直向北走没多远就可以进入月家的范围。

    如今,奚南站在这个安静的平原上,四处寻找着入口,不远处,月落山平地拔起,直入云霄。

    到底在哪里呢?

    奚南皱眉,按照地图,确实是这里无误,难道是地图出了错误?

    目光扫过四周,这月落山周围不知为何寸草不生,黄褐色的大地上,一览无余,根本没有什么入口,也看不见什么遗迹。

    “唉,奚南,你快过来看!这里有块石碑!”付清在远处大叫。奚南忙收起地图,跑了过去。

    风吹过,泥沙飞卷,露出了被泥土掩埋的石碑一角。奚南伸手轻轻扫去上面的泥沙,渐渐的,有一些好似文字的雕刻露了出来。

    字迹很小,还依稀能辨,不过却不是这个时代的文字。

    一旁,付清却瞪大了眼睛,惊呼道:“咦,这不是十几万年前的古文吗?”

    “你认识?”奚南转头惊道。

    付清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道:“略懂一二。”

    “那你看看这是什么意思。”

    奚南与付清二人将整块石碑都从土里挖了出来,放在了月光之下。石碑不大,大约半米长,不知是什么材质,在月光之下,竟有种淡淡的毫光。

    “宝贝啊!这一定是个宝贝!”付清看见这种奇景,两眼放光,盯着那石碑,简直快挪不动脚步了。

    奚南瞪了他一眼,道:“快看看上面说了什么!”

    付清嘿嘿笑了两声,蹲下身仔细研究起上面的文字来。

    奚南一时无事,继续在旁边寻找入口。

    时间流逝,明月轻移,月落山的影子横亘了整个大地,也在轻轻移动。突然,那影子移到了先前挖出石碑之处,月光被遮挡住了,一种呜咽声忽然出现在天地之中。

    奚南与付清同时回头,看向那挖出石碑之处。那里,小小的泥坑中,忽有丝丝黑气冒出,呜咽之声也正是从那之中冒出的。

    奚南与付清相视一眼,忙退了开去,站到了一起。

    奚南转头一看,付清竟然还抱着那半米高的石碑,不由啼笑皆非。

    “看什么?这可是宝贝,怎么可以随便扔在那里,那是暴敛天珍。”付清振振有词。

    奚南白了他一眼,不再理他。

    那泥坑之中,黑气越来越多,从先前的丝丝缕缕,渐渐的像是一个烟囱,汩汩的向外不停的喷涂着黑烟。

    “这什么鬼东西?不会又是一个黑山老妖吧?”付清皱眉苦脸道。

    奚南没有答话,紧紧盯着那泥坑,那些黑烟越冒越多,到了一个之后,忽然又少了下去,直至完全不见。

    奚南两人静静地站在远处,不敢靠近,直到过了很久,那泥坑依然没有丝毫动静,他们才缓缓走了过去。

    泥坑已然大了很多,比先前大了足有两倍。泥坑之中,没有了先前的黄泥,而是一个幽黑,有阵阵呜咽之声不断传出,不知通往何处的深坑。

    “这不会就是那个入口吧?”付清呆呆道。

    奚南又将地图拿了出来,一番比对,这个深坑的位置正好是地图上标注为入口的地方。

    “对了,石碑上的字说了什么?”他忽然想起石碑,便问道。

    付清忙放下怀中石碑,又仔细看了一遍,忽然面色大喜。

    “这就是入口,石碑上说了,这个就是落月山遗迹的入口。”

    奚南眉宇间也流露出一丝放松的神色。既然石碑都说了,那这个泥坑应该就入口了,既然是入口,想来没有什么大危险。

    不过,奚南忽然问道:“你先前说这个遗迹叫什么?”

    付清眨巴了两下眼睛,道:“落月山啊怎么了?”

    奚南皱眉。

    “不对,怎么是落月山,不是应该是月落山吗?”付清皱眉复又看向石碑,上面蝌蚪般的细小文字,弯弯扭扭,像是极力向人们在诉说着什么。

    “没看错啊,上面确实说的是落月山啊。”付清满脸的迷惑不解。

    奚南皱了下眉头,不过却也没想多。落月山,月落山,实在是很相近,即使弄错也不稀奇。

    “可能是后世的人看错了,所以才会有月落山之名吧!”

    “有可能!”

    “我们走吧!”

    “嗯!”

    奚南放出紫金钵的光罩,纵身跳了下去。付清瞪大了眼睛,看着那紫金的光芒在黑暗中越变越小,好长时间合不拢嘴。

    “原以为奚南那小子是穷光蛋,没想到是个富人啊!”付清擦了擦嘴角虚幻的口水,手一招,地上的石碑消失不见。同时,一个极小的玉符出现在手心。一道白光闪过,一个波纹状的透明光罩出现在他身周。

    纵身一跃,他也跳了下去。

    坑并不是很深,没多久就到了洞底。

    “哎呦”一声惨叫,付清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身前,一条漆黑的甬道不知通向何处,奚南正站在洞口,背对着他,看不清神色。

    付清刚起身,就传来了奚南的声音。

    “有没有照明的东西?”

    付清一愣,手一抓,一把闪烁着迷蒙光彩的夜明珠递到了奚南身前。

    “够了吗?”

    奚南眸中掠过些许吃惊。虽然,他不过初涉修士的世界,但是这夜明珠,颗颗都有鸡蛋这么大,圆润如玉,光泽明亮,显然都是极品。放在俗世之中,那可都是无价之宝。就算是修士,一般人也不可能像付清这般,一抓就是好几个,好似毫不在意一样。再想想先前那速神符,也不知是这付清是什么来历,竟然这般富裕。

    “哎,怎么了?你不会是连这种珠子也没见过吧!”付清叫了起来,眸中再次出现了看白痴一样的神色。

    奚南白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伸手接过了夜明珠,一脚迈进了漆黑的甬道之中。

    甬道之中,冷风嗖嗖,阴冷的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要打颤。夜明珠迷蒙的光彩不过弥漫了一丈之距,就再也无法照及更远处。

    奚南与付清两人一脚深一脚浅,缓缓向前面走去。

    没多久,一点点光亮忽然出现在眼前。奚南与付清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光亮在眼中渐渐放大,很快,他们便冲出了甬道,却又突然顿住了脚步,不能再向前。

    奚南愣愣的看着眼前一切,付清更是张大了嘴巴。

    这里,破败,混乱,一切都在慢慢腐朽,这里充满了**的味道。

    这里,广阔,神秘,一切都望不到边,这里有天空,虽然一片灰蒙蒙的;这里有大地,虽然不满了裂缝,裂缝之中都是黑风呼啸;这里有建筑,虽然倒塌成片,难以看到完整的;这里有着一切,唯独缺少了一样生机。

    这里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死气沉沉,就连这里的树木都是枯萎的,随时都要倒下成为灰烬。

    “哈哈……哈哈哈……我终于见到古人留下的世界了!哈哈哈……”付清忽然大笑,状似疯癫。

    奚南从震惊中回神,皱眉看向付清。听他的话,似乎他对于这片遗迹应该了解过。

    许久,付清终于平静下来。奚南也未多问,两人并肩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奚南放出了紫金钵的护体光罩,而付清也撑起了先前曾出现过的那透明光罩。

    两人如同两盏明灯,在这灰蒙蒙的天色中,一步一步缓缓走进了这片浩瀚的废墟中。

    “嘎吱”

    奚南与付清同时一惊,忽然两人又相视而笑,不过是踩到了一根树枝而已。这里太静了,除了那地缝之中的阴风呼啸之声,什么都没有。静得两人不由自主的紧张,心中发毛。

    “来,喝一口,壮壮胆!”付清随手扔出了一瓶神仙醉,自己也拿了一瓶,仰头就喝。

    奚南接过,看了他一眼,也仰头灌下了几口。

    火烧般浓烈的感觉顺喉而下,顿时,心中的紧张少了不少,整个人也精神了起来。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神仙醉到底是什么酒呢?好像和其他酒不太一样!”奚南想起上次付清的反常,随口问道。

    话音刚落,“嗖”地一声,忽从背后传来。

    “小心!”

    奚南只来得及喊出小心二字,就看见一团黑糊糊的东西撞上了付清的光罩。

    “啵”地一声轻响,那透明光罩应声破裂,化作点点光华消失在了空气中。不过,那团黑糊糊的东西也消失了,真正的消失,什么也找不到。

    “刚刚是什么东西?”付清心有余悸的转身。可是,周围空空如也,找不出丝毫蛛丝马迹。

    奚南摇摇头。那团东西速度太快,根本就看不清。

    “你看,那是什么?”付清忽然指向远处的一个地缝。奚南顺着手指望去,这一看,顿时头皮发乍,拉着付清,转身就跑。

    那条蔓延千里的裂缝中,此刻正有无数一团团黑糊糊的东西不断飞出,然后追着奚南和付清的方向呼啸而去。

    一时间,整个天空都像是倒上了墨汁,漆黑一片。

    “那是什么鬼东西?”付清一边跑一边喊道。此刻,他身上又有了一层光罩,却不似先前那般透明,而是微带金色,显然要比先前的牢固很多。

    “不知道!”奚南回头看了一眼,不好,那些东西已经快要追上来了。虽然不知那些东西是什么,但是以先前那东西一撞就能撞破付清的防护,可见不一般。如今,这么多,就算是蚂蚁,也能把他们两个给啃了!

    想着,奚南忽然想到了付清的速神符。若是,此时有这个,那么他们应该就能甩掉这些东西了。可惜,他的那个已经用完了,付清的那个也被那个青藤老祖给抢走了。对于付清还有木有,奚南倒是不敢想,这等神奇之物,有一两件已是上天眷顾了,哪能有很多,即便付清身份不简单。

    正惋惜,付清忽然手一翻,一枚熟悉的符箓出现在手心。奚南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这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哎,最后一枚了!”付清一脸肉疼的模样,一手拉住奚南,另一手攥着符箓,光华闪过,两人顿时爆射而出,瞬间就远去了。

    身后,那些黑糊糊的东西追了上来,见奚南他们远去,已不见了踪影,一声短促的嘶鸣忽然从中响起,顿时所有这些东西都齐刷刷地停了下来。

    又是一声嘶鸣响起,相比于先前,这一声要悠长的多,也响亮的多,顺着这广阔的天地,一**荡漾了开去。

    前方极远处,奚南与付清停了下来。一声低微的嘶鸣传来,奚南皱起了眉头。

    “这是什么声音?”付清也皱起了眉头。这个地方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现在突然出现了声音,不由得让人发怵。

    奚南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团黑糊糊的东西,想起了那一大片的东西,一种不好的预感忽然涌上心头。

    转头看向付清,他也正看着他,眼眸中有着相同的惊骇。

    “完蛋了!”付清哀叹一声。

    话音刚落,四周满布的裂缝中,呼啸之声突然变大。

    奚南与付清靠到了一起,退到了一处未倒的残墙处。

    无数黑糊糊的东西忽然冲出,在空中稍微一顿之后,全部朝着奚南二人射来。

    望着那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怪物,奚南瞪圆了眼睛,双拳紧紧攥起,血芒浓郁。

    “啊!”

    一声怒吼响起,奚南先发制人,血芒包裹的拳头带着一去不返的惨烈气势,轰向了袭来的怪物群中。

    “滋滋”的声音突然响起,一团团黑糊糊的东西像是冰雪一般融解,消失在空中。不过,奚南还未来得及喜悦,就有更多的东西涌上,带着比先前更疯狂的气势,一下就将奚南淹没了。

    “奚南”付清大吼一声,顶着光罩,手一挥,一道符箓在空中燃了起来,化作一团足有人头大的光焰砸入了那黑糊糊的一片之中。

    “啊”奚南的嘶吼声响起,无数黑雾爆开,化为了虚无。一声嘶鸣响起,那些剩余的东西顿时如潮水般退去,露出了被困的奚南。

    此刻,奚南身体外的紫金光罩已经不见。低着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付清心中一沉,暗道不好,忙走上前去。手还未碰到奚南的身体,奚南便如一桩木头一般,向后直直的倒去。付清一惊,忙伸手去接。等到接住,看到奚南的脸时,不由得心中大骇。

    原本清秀的脸庞,此刻被一团黑雾笼罩。黑雾涌动,扭曲诡异,不时还有嗬嗬声从奚南的喉间发出。

    付清一惊,这景象倒是有点像是魔教的夺舍。难道……他回头看向那些重新归于安静的裂缝,难道那些鬼东西都是灵魂吗?

    算了,还是先想找个安全的地方再说。付清背起奚南,朝着他们来的方向奔了下去。如今,在这个到处是这种裂缝的地方,还是回到入口处比较安全。

    这里是哪里?

    奚南感觉自己像是被关到了一个透明的匣子内,怎么走,也走不出去。外面白茫茫的一片,似有什么东西在涌动。

    “砰”

    一张人脸忽然出现在奚南的眼前,撞在了一幕无形的墙上,在奚南惊骇的目光中,变得粉碎,化作几缕黑气,退回到了那片白茫茫之中,消失不见。

    “砰、砰、砰……”一张张人脸犹如飞蛾扑火一般前仆后继的涌上来在那堵看不见的墙上化作黑气,重新回到身后那片白茫茫之中。

    奚南看着这一切,渐渐,心中惊骇隐去,平静了下来。时间久了,奚南索性盘膝坐了下来,不再管那些不知疲倦的人脸。反正他们也闯不进来,他可以好好的想想该怎么逃出这个困境。

    想要逃出去,就先要弄清楚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哪里呢?奚南抬眼打量四周,除了一片白茫茫,他什么也看不到。

    他细细的回想之前的一切,他记得他一拳打散了很多黑糊糊的东西,然后他就被那些东西给团团围住了,然后那些东西向着他冲来,瞬间就淹没了他,顺着他的口眼耳鼻疯狂的往里面钻。他只觉得钻心的疼,然后胸口放着玉瓶的地方一热,然后他就失去了知觉。再醒来时,已是在这个地方。

    对了,玉瓶。奚南紧张地伸手去摸胸口,当手感觉到那里空空如也的时候,心突然一沉。

    玉瓶不见了!

    玉瓶不见了。

    奚南一下就懵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这样?他发了狂一般在身上四周寻找,可是不过就那么点地方,若是有,早就找到了。

    没有了……没有了……喃喃声从奚南嘴中低低传出,颓丧,无力……

    忽然,他猛地抬头,含着血丝的目中,充满仇恨的目光直直地望向了,无形屏障外前仆后继的人脸。

    都是你们!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浓郁的血芒霎那划过空间,砸在了那无形的屏障之上。

    “砰”

    巨响过后,屏障纹丝不动。倒是外面的那些人脸被吓住了,都退回了白色雾气之中。奚南一见此情景,一声狂吼之后,拳头带着血芒,雨点般落向了屏障。

    “砰砰”之声不绝于耳,可是屏障却一直纹丝不动。

    奚南像是不知疲倦一般,疯狂的挥舞着拳头。渐渐的,拳头之上,血芒越来越淡,到最后,再无一丝血芒出现。

    奚南睁着血红的双眼,身体不甘的下滑。

    “啊”

    他仰天大吼。有泪水顺着眼角偷偷滑下,是血红的颜色。

    若是,绿蔓不见了,那他努力修炼为谁?拼死拼活又为谁?

    那一年来,无数次死里逃生,他除了想要变强大之外,更想要的是可以早点复活绿蔓。可是,如今,绿蔓没了……

    他低头望向那隐藏着一张张人脸的白色雾气,是它们,是它们毁了他的绿蔓,毁了他复活绿蔓的希望!

    都是它们!他要杀了他们!杀!杀!杀!

    双目瞬间变得血红,丹田之中原本干涸的元力忽然又不知从哪里出现了一丝,流淌过经脉,注入了奚南的双拳之中。

    淡淡的血芒出现在拳头之上。

    一拳挥出,在空中划过一条平淡无奇的轨迹。

    没有意料中的巨响,只有“啵”地一声轻响。

    血芒消失,露出了他麦色的皮肤。

    这是……

    奚南震惊的看着自己的拳头,他……打穿了!他打穿了屏障。

    狂喜的心情瞬间涨满了整个胸膛,另一拳带着淡淡血芒瞬息而出。这一拳,毫无阻碍的打入了雾气之中。

    一抹冷笑出现在嘴角,奚南看向朦胧的白雾,血色的眸子,冷酷的笑容,分外邪气。

    这时,白雾忽然剧烈涌动了起来,无数人脸猛然射出,朝着奚南射来。

    咫尺之距,瞬息就到。

    “啊”

    又是一声大吼,淡淡的血芒从奚南身体上散发而出,那些人脸一接触到这种光芒,便发出唧唧地尖锐鸣叫缩了回去,不敢再靠近。不过,他们也不走远,一群狰狞的人脸,带着灰色的尾巴,绕着奚南不停的飞旋,各种尖锐的声音响彻了整个空间。

    “你们怕我的元气?”奚南冷笑。

    一拳挥出,带着淡淡血芒,几张人脸尖叫着逃开了。

    “看来你们是真的怕!”奚南停住,看着那些丑陋的人脸,目中爆射出刻骨仇恨!“既然如此,那你们都去死吧!死!死!死!”

    奚南挥舞着拳头,带着血芒冲进了人脸之中。此刻的他,挥出的拳头已经没有了章法。哪里那些鬼东西多,他的拳头就会带着越来越淡的血芒出现在哪里。

    血芒越来越淡……

    奚南喘息着停下,丹田的位置一阵阵钻心的疼。他知道那是远离使用过度,对丹田压榨过度造成的!

    不过,这都已经不重要,他现在想的,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

    杀光它们!杀光这些恶心的鬼东西!

    拳头再次挥出,却有了几分力不从心。

    血芒几乎淡不可见了!此刻,奚南的丹田之中已经布满了裂缝,一丝丝微不可见的血芒从裂缝之中飞出,流入了四周的经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