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殁剑沧桑 > 第四十一章殷心彤的情愫

第四十一章殷心彤的情愫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牧龙师临渊行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家庄。

    一位侍女双手托着木盘踏过石桥,拾级而下,是想在踏出最后一阶时,脚下突然一绊,竟是一根急劲横来的小树叉击在脚腕上。

    “哎呀!”侍女吃痛,脱口惊叫了一声,下一刻人影便跌跌撞撞起来,手中的木盘“呼——”地抛出半空。

    侍女张大嘴巴愣在一边,眼睁睁看着这碗辛苦煎熬的药顷刻间便要全部洒尽,不想落地之际被一只晰白修长的小手接住,稳稳当当!

    侍女抚抚胸,长长呼出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可真悬……还好还好。”待放下悬起的心定睛一瞧,却见一位小厮趴在地上,手背贴着地面,手心平着那碗热腾腾的药汤,下颔微抬,正闪着明眸冲她露出雪丽的贝齿:“姐姐,可要当心呐。”

    侍女一听声音甚是尖细,不禁心下暗笑:却原来是他孩童,尚未长成男子。当即笑靥如光,盯着那抹瘦小的身影道:“没来由的树叉……这回可要谢谢你了。”

    脚下踏去一步,却发觉脚腕传来一阵痛楚,立刻惊呼一声,弯起腿蹦跳起来,挨着一旁的石凳坐下,裉去布袜,只见脚腕一道红肿。

    小厮纠着额角,关切道:“姐姐,你可要好生休息,这盘药,我便帮你送吧。”

    侍女感怀他的好心,笑道:“那,姐姐可要多谢你了,这盘药是送去大师兄的厢房,可不能迟了,都将养好些日子了。”抚手拍拍他的手背,却不想这孩子的手背居然这般滑嫩,这张脸庞亦是生得宛若花朵一般俊俏。

    望着逐渐远去的小厮背影,侍女叹口气:“倒当真是个俊模样,若长大了,却不知又要祸害多少姑娘,哎,妖孽。”伸指捏捏红肿的脚腕,忽儿身形一颤:她,情急之下居然忘了避讳,竟当着他的面脱去布袜,让他生生瞧了去。纵然是个孩子,但毕竟是个男生。思及此,脸上不禁臊红起来。

    “笃笃……”

    小厮礼节地敲了敲门,屋内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明显受伤过重所致:“进来。”

    小厮在门外应一声,推门而入,将药盘搁置圆木桌上,躬身退在一边,额头垂下,甚是谦卑的模样。

    逢凶抚着胸口从床上坐起,见小厮并无离开的意思,不禁挑眉瞄了一眼,似乎有些眼熟,却也不做细想,嘴里温和地道:“药已送到,你忙去吧,不必伺候了。”

    小厮突然抬头,眼眸闪着狡黠的目光,冲他咧嘴一笑,露出雪丽的贝齿,嘴角边挂两个浅浅的酒窝,竟是殷心彤。

    逢凶一愣,瞪大双眼紧紧盯着这一身素布妆扮的“小厮”,甚是震惊。他听到心底“倏——”的一声,一股暖流划过每条脉络,烙印骨髓上。

    好一会儿,逢凶才缓过神来,往后倾了倾身体,借着光线仔细地再瞧清楚来者,嘴里讶讶地嚷:“彤,彤儿?!”

    “碰!”逢凶脚下一撑,已从床上跳下,也不顾及牵动体内伤势,一把冲过去拉起她的双手上下打量,两捧捧她那圆嫰可爱的脸蛋。触及她的温度,逢凶脸上不禁一喜,眼睛里闪着光辉,嘴里嚷道:“彤儿,真是你,真是你!”才说罢,扣在殷心彤肩的手一拽,便将她揽在怀中狠狠抱住。

    殷心彤圆润的脸上“刷”的一下瞬间晕红,瘦小的身体锢在逢凶的怀里,竟不能动弹一丝一毫。逐渐,她感到呼吸有些困难,于是抬起手捏拳,重重砸在逢凶的背上。

    逢凶吃痛,蓦然清醒,立刻松开手退去几步,下一刻左肩传来一阵痛楚,不禁抬起右手推出一掌真气抵在胸口,缓缓灌输,以压下体内窜腾的伤势。

    殷心彤趁机大口大口呼吸了几下,竖指指着逢凶,挑起眉头抱怨,语气断断续续:“你、干嘛,那么用力,抱我!”

    逢凶瞟一眼,立刻闪开目光,嘴里轻轻咳几声掩去尴尬。

    殷心彤待要指责,却瞥见他脸色惨白,额角冒着虚汗,顿时心底一软:怎么忘了他是个病人,可不禁打。踏前一步托住他的手臂,将他安置床沿:“伤得这么重还乱动,赶紧躺下休息……”

    逢凶坐在床榻边,不敢抬眼看她的眼睛,垂下额头吞吞吐吐地回答:“我、我刚,休息好。”

    他向来机灵,此刻却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一句话茬,当真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如此笨拙。回想适才一幕更是尴尬,他纵然玩闹,却从不失礼节,不料一见到殷心彤,竟会如此不稳重,真是莫名的情愫。

    倒是殷心彤并未在意,好言相慰:“还痛不痛……我知道是姐姐出手把你打伤的,你,可莫要怪她。”

    逢凶抬眼一瞧,见她满脸自责,不禁心底一动,探指想触及那张脸庞,突然想起此举有些越矩,顿然收手尴尬地轻咳几声:“不,不碍事了,再过几日便可全愈了,你莫要担心。”

    逢凶似乎想到了什么,身形一颤,立刻捏住殷心彤的手问:“你怎么来这里了!”初时并未过多思虑,此刻冷静下来才发觉,她竟是如此冒险!

    要知道当日殁剑可是拼却了全身功力才保她无恙,让她安然逃过一劫,今日她居然只身犯险潜进林家庄,只为看他一眼,问他一句是否平安。心底虽然一片温暖,但更担忧她现在的处境,若万一……

    “你知不知道这里很危险,你来的时候有没有被人看见?”逢凶压低声音问,一面敏锐地听屋外长廊的动静,生怕下一刻有人闯进。

    殷心彤反手捏捏他的手指,示意他不必太过草木皆兵,嘴里笑道:“我骑了汗血宝马来,没事……听姐姐说,你重伤在身,所以——”话说间,鼻子一酸,眼眶微红,浓密细长的睫毛泛起一层薄雾,似有泪珠凝结,忽儿圆嫩的脸一笑,“这会见你没事,我便放心了。你好生将养着……啊,我,我要回去了。”

    她知道此次偷偷溜出行宫潜进林家庄甚为不妥,若是被发现,定是又要被盟主夫人扣下,拿自己去危及姐姐甚至天涧行的安危,奈何心中挂念得慌,故尔趁着随风未注意,骑了汗血宝马急急赶来。此刻见得逢凶伤势已痊愈了十之**,顿然放下悬在半空的心。

    待一切冷静下来,她才思及:若此次事发,后果定不堪设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起身慌忙离去。

    逢凶点点头:“嗯。”心中明白她必须尽早离开,在林家庄多耽搁一刻,她便多一份危险,只是手却并未松开,紧紧捏着那双滑嫩的小手,抬眼望着这张圆扑扑的脸庞,甚是不舍。

    殷心彤念及离去,心底亦泛起一丝依恋,但事有轻急缓重,她显然已经长大,学会了用心去思索,用心去体会殷心雨对她的庇佑,故尔也学会了决策:“你要好好保重,我走——”话还未说完,突然手上一股力道拉着她往前拽,整个人便扑在逢凶的怀里。

    待殷心雨回神,却发现自己正躺在逢凶的身边,二个人皆笔挺挺地睡在一个被窝里,丝缎的棉绸将她盖了个严实,耳边,传来逢凶吹气如风的声音,低沉如蚊:“嘘!”

    门“吱吜”一声响起,接着是一位少年谦恭的问候:“大师兄,今儿可好些了?咦,药,怎么还没喝呢?”

    逢凶朝里翻个身,正好对上那双明亮的眼眸,俊朗的脸上立刻如光华般笑起,嘴里却是一声咳嗽,严肃地回:“我还有些困,药就先搁在那儿,呆会儿再喝。三师弟,我想再歇息片刻,你先出去吧。”扬手一挥,示意其退下。

    “那,我先告退,大师兄睡好。”三师弟揖手而去。

    殷心彤一听得房门被关上,一把抓起捂在嘴边的手掌狠狠咬下一口,直疼得逢凶闷声叫痛。待要起身,却见逢凶亦坐直了身体,挨近头低声问:“你干嘛咬我?”

    殷心彤嘴角一翘:“你活该!”反手推一掌,拍在逢凶的胸口,翻身一跃,很是敏捷地跳开床榻,立在丈尺远。偷眼一瞄,却见逢凶重重摔倒床上。圆嫩的脸立刻泛起一丝不忍,只是忆起适才同床共枕的画面,脸上不禁晕红阵阵,嘴唇紧抿,有些怨嗔道:“你……我、我走了。”

    逢凶听言,也顾不得自己的伤势,即刻起身离榻,待要上前拉住她的手,却想起适才的尴尬,双脚杵在地面,不敢踏前一步,手僵在半空。愣了片刻,心底似有千言万语,终究只滑出两个字:“……小心!”

    “嗯。”殷心彤点点头,再不留恋,转身推门离去。

    逢凶站在原地,愣了半晌,继而羞赧笑起,伸手挠挠耳后,却被手上的痛楚惊醒,这才思及:殷心彤狠狠咬了自己一口。

    望着手上赫然的齿印,心中已明白那股股涌起的莫名情愫是何之意。嘴角撇起一抹无奈却又幸福的笑意:他爱上了妖女的妹妹,那个纯洁如玉般的姑娘。

    逢凶捏捏手心,仿佛那里还余着殷心彤的温润:真是匪夷所思,二人相处的时辰加起来似乎一日都不到,居然陷进去了。思及那张圆嫩的脸庞,那双闪着灵动的眼皮,心底一暖。俊朗的脸上突然傻傻笑起。

    倾心,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与时间无关,与心相系!

    扭头望着桌案上搁置的药汤,逢凶笑靥的脸突然一沉,眉头一蹙,暗暗思索这些时日庄内发生的事情,愈到后面,越发觉得令人心骇:“这似乎,是一个阴谋……殁剑,不知道你那里进展如何?”

    记得江帆被扣在地牢,逢凶送餐,二人对饮。

    逢凶叹口气:“此番举动,完全不是师父所为。他一向疾恶如仇,更不嗤这类卑鄙手段,唉,当真匪夷所思。”

    江帆蹙眉:“据我所知,盟主光明磊落,不似宵小之辈,逢凶,你可有何发觉盟主不妥之处?”

    逢凶挑眉细细思想:“嗯,好像,不似从前的豪爽,眼睛,还有些呆滞。”

    江帆沉默半晌,忽儿道:“莫不是,蛊!”

    逢凶当时吓了一跳,堂堂武林盟主在林家庄被人下蛊,传扬出去是何等笑话。此刻愈想愈觉得阴森,似乎有一个天大的阴谋正在上演。他撑着桌沿,黯然坐下:想来纪宫主已妥善安排,若真是蛊,一切真相,将不久大白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