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阴阳代埋人 > 第七章 抓鬼

第七章 抓鬼

推荐阅读:风起龙城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神级猎杀者无尽破碎贩妖记贩妖记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那天听瘸子跟老李头说过什么赶尸和埋尸,我以为这老头是个传说中的赶尸人,却没想到他说了个我完全没听说过的东西。

    我问他啥是阴阳代埋人,他说就是帮人埋东西的,我问他帮谁埋,他只说了一个字:“天。”

    瘸子说话的时候面容很严肃,以至于我都忽略了他话语里的荒诞。

    天?老天爷想做什么事情,还需要你帮忙?

    我又问瘸子,让我留在他身边做事,是不是要跟他一样,也去帮老天爷埋东西?他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

    我考虑了一下,觉得尽管那天老瘸子帮我治病时候看着挺猛的,似乎有一身好本事,要是跟在他身边能把那些学来倒也不错。只是埋东西这种重体力土工活儿,我可真没啥兴趣。

    而且一踏进他们那个圈子,说不定等着我的是什么东西呢,我觉得我肯定没胆子应付。

    我跟他说,你帮我治好了病我很感激,但我不想去干你那工作,要不我给你钱吧。

    郝瘸子吸完了一锅烟,旱烟杆子在我病床边磕了两下,不屑的问我:你有多少钱?

    我脸一红,没想到**丝的硬伤都被他看出来了。

    我那可是绝症,按照现在的行情,随便一个绝症,没个几十万绝对拿不下来,而且医院多半最后还得把人治死,老瘸子可是把我治好了,治疗费肯定比医院只多不少。

    我支支吾吾的说,现在虽然没啥钱,但我可以慢慢攒钱给你,你说个数吧。

    这种感觉好像我大学毕业时候,面对准备离我而去的女朋友时候一样,弱的不能再弱了。

    没想到郝瘸子却对我说,你不用给钱,因为我根本没治好你的病,阴阙鬼痣根本治不好。

    我一听就急了,赶紧问他怎么回事。郝瘸子把烟袋锅收起来,不耐烦的说,我不是跟你说了,阴阙鬼痣是天罚,老天爷降下来的责难,谁能治好?

    我傻了,郝瘸子又说,他那天的以我身体做符,只能勉强把阴气压住,不至于爆发出来要了我的性命,但是治标不治本,以后我的身体就像一个阴气收集器,阴气会越积越多,早晚一天还得死。

    我气愤的问他,既然没治好我的病,为什么还要我帮他做事。郝瘸子反问我,你想活命吗?

    我说当然想了,郝瘸子说,你想活命就得增加阳气,压制身上的阴气,唯一的方法就是做阴阳代埋人。

    我很狐疑,这老瘸子听着有点像在忽悠我啊。不过我也不好意思直接说他骗我,就告诉他,我得跟家人商量下。

    老瘸子说让我随便选择,他只会在这里等我三天。然后他就走了。

    老瘸子出去之后,老李头走到我床边,跟我说郝瘸子说的都是真的,等过两天我脸上的绷带拆下来之后,那两颗痣还会在。

    他们走后,小姨走进来,看见我有些心神不宁,就担心的问我怎么回事。

    我跟她说了刚才的事情,不过隐瞒了我还有性命危险那一部分,只是说还有些后遗症。小姨想了下,跟我说郝瘸子对我有救命之恩,就算再过分的要求我也应该答应才对,何况只是去帮他做事。她还跟我说,知恩图报是最基本的做人道理。

    小姨是当成郝瘸子要求我去帮他做事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就点点头,说不行就去跟着他做事算了,反正现在的工作也没啥前途。

    小姨让我最好跟家里联系下,说这是大事,不能一个人做决定。我嘴上答应,心里还是觉得算逑了,家里人要是知道我去混这种神神叨叨的东西,肯定得气死。

    又过了两天,医生给我涂药的时候说可以去掉绷带了,小姨挺高兴的,我却开心不起来。当初脸上那么大的伤口,好了之后肯定也会留下恐怖的疤痕,以后估计这张脸就毁了。

    结果医生把绷带去掉之后,小姨看着我,惊讶的说,你脸上竟然完全恢复了!一点疤都没留下,太神奇了!

    我以为小姨是在安慰我,嘴上说怎么可能,心里还有几分侥幸。小姨忙说真的,还去给我拿镜子照。

    我拿镜子一看,还真一点儿疤都没留下,不过那两颗黑痣没有消失,变成了跟刚出现时候一般大小,看起来跟普通黑痣一样。

    去了绷带之后,我就能出院了,因为脸上没留疤,我心情还不错,跟小姨一起把杂七杂八的东西搬回家,我休息了下,然后就去老李头家了。

    那天他们离开医院的时候,老李头给我留了地址。

    老李头的家在灵龙路那边的月香丽苑小区,那个小区是我们这儿比较高档的,比我住的强不少,没想到这老头经济条件倒是不错。

    估计干他们这一行挺能捞钱的,这么一想,觉得跟那郝瘸子混,似乎也不错。

    到了老李头家,只有他一个人在家,我问郝瘸子人呢,老李头说他出门买东西去了,晚上才回来。我准备回去,老李头又拉住我,说郝瘸子交代了,让我在这里等他。

    他都这么说了,我也没好意思走,就留下来跟老李头吹牛。

    前几天这老头脾气臭的很,但这会儿坐下来,看着还挺和颜悦色,还给我递了支烟。我一看,硬天子,三十块一包呢,这老家伙果然有钱。

    经过前面治病的事儿,老李头他们的身份我也知道了,他也就没再隐瞒我,告诉我说他表面上是在长江医院做保安,实际上是赶尸人出身,年轻时候在湘西赶尸,后来他师父让他脱离这个行业,这才到成都这边当了土医生。

    我问他赶尸是不是真的跟传说中一样神奇,老李头说这种事情我以后就知道了,解释不清楚,我也就没再问。

    他还跟我说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被阴阙鬼痣给吓到了,以为我要去医院祸害人,这才骂着让我滚,后来我跟小姨去求他,他不给我看病也是这个原因。不过后来小姨去给他跪下之后,他就开始联系郝瘸子了,只是小姨性子犟,跪在那里就是不起来。

    不知不觉就聊到了傍晚,郝瘸子回来了,手里拎着两只大公鸡,还有一个塑料袋,里面装了一袋劣质烟丝,还有俩首饰盒子,挺劣质的那种。

    我客气的跟他打了招呼,说这俩公鸡看起来是土鸡,买鸡废了不少功夫吧。郝瘸子说,你小子别盯着看,鸡不是给你吃的。还说买鸡没费啥功夫。

    我说买鸡没费啥功夫你逛了一下午?他说没逛一下午,路上看见有搭戏台子唱戏的,看了一下午。

    特意交代让我在这里等他,他自己去看了一下午戏?我气的说不出话来。

    这老头脸上表情本来就让人生厌,那诡异的黑胡子看着更是别扭,再加上他这古怪的脾气,即便他救了我的命,但还是让我很厌烦。

    他却不在意我的感情波动,只是对我说道:“走吧。”

    我问去哪儿,他说:去你家。

    这老头去我家干嘛?我问他他也不说,没办法,我只能带着他回家。他手里提着的公鸡、烟丝和首饰盒没放下来,我寻思着这估计是他置办的礼物,虽然这礼物有些不伦不类。

    到了我家,小姨这两天请了长假在家,看见郝瘸子上门,立马就是千恩万谢的感谢半天,然后接过两只鸡和他提着的塑料袋,说来家里还带什么礼物。

    郝瘸子脸色有些怪,跟着小姨进去客厅里坐下。

    等小姨一番感谢的话终于说完,郝瘸子冷冷的说,我是来处理一些事情的,请你回避一下。

    小姨一愣,迟疑了一下,问道:“是要让我去外面吗?”

    郝瘸子点点头,小姨面带古怪的出去了。我在一旁看的也是一脸古怪,这老头人际交往能力也是这么奇葩。

    小姨一出去,老头就站起来,让我去拿把菜刀过来,我吓一跳问他要干嘛,他说:抓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