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阴阳代埋人 > 第八章 分别

第八章 分别

推荐阅读:风起龙城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神级猎杀者无尽破碎贩妖记贩妖记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还真新鲜,我听过无数抓鬼的故事,但拿菜刀抓鬼还是头一次听说。

    等我去拿了菜刀出来,郝瘸子颠着腿在屋里乱转,已经走到了小姨的卧室里。

    日他大爷,这老家伙不会打着抓鬼的名义,也想来泡我小姨吧?我赶紧跟了过去。

    我进去时候,郝瘸子正拿着小姨床上的枕巾放在鼻子上闻,我气坏了,这老家伙还真为老不尊,要不是他救了我的命,我他妈就拎菜刀砍他了!

    我大喊一声,说你干嘛呢?

    这老家伙倒是淡定,慢悠悠的把枕巾放下,说他正在找鬼藏身的地方。

    我去你大爷的,要是小姨内衣在床上,你个老货是不也要找找?

    当然,这话我没好意思说,但接下来,郝瘸子竟然变本加厉了,伸手就把小姨仍在床上的一条裤子拿了起来。

    我再忍不住了,说虽然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但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吧?你都一把年纪了,这么猥琐的事情也能干得出来?

    郝瘸子恼怒的瞪了我一眼,说你知道个屁,鬼最喜欢附身于阴气重的地方,引出你阴阙黑痣的母子鬼还在你家里,你要是想害死你小姨,我现在就走。

    这下把我唬住了,为了小姨的安危,我还真不敢说什么。郝瘸子又四下里翻找了半天,幸好没再拿小姨的衣物放在鼻子旁边闻。

    不一会儿,他拿起梳妆台前的木梳,闻过之后眼睛一亮,说找到了!

    我赶紧凑过去看了下,那是一把牛角木梳,看起来再正常不过,这里头真能藏个鬼?我有点不信。

    郝瘸子把我手里的菜刀要了过去,我以为他会大发神威,一刀把藏了鬼的牛角梳子给砍了。没想到他把带来的公鸡逮进来一只,一刀给剁了脑袋。

    抓鬼你剁鸡干嘛?我一阵心疼,不知道等他搞完,这鸡还能不能吃。

    鸡头一剁,脖子上的血本应喷涌而出,不过郝瘸子手紧紧捏住鸡脖子,血只是一点一点涌了出来。他又把右手食指和中指并起来,蘸了一点鸡血,凌空勾点几下。

    随着他的动作,指尖的血被甩落到那牛角木梳上,发出微微滋响声,我定睛一看,木梳上面竟然冒出了微弱白烟。

    我吓了一跳,身子往后面躲了躲。这时候郝瘸子指尖挥下来在木梳上面一点,我耳中隐隐传来一阵嘶鸣声音,然后就见郝瘸子快速将塑料袋中的劣质首饰盒子打开,拿出来一个粗劣的小块水滴状玉石挂件放在木梳上。

    我正屏气凝神的看着,郝瘸子却忽然把玉挂件一收,说搞定了。

    这就完了?我看着他手里的水滴玉,心里很好奇。郝瘸子却又说,这才一个,还有一个更厉害的在厕所里。

    他这一说,我立马想起来那天马桶里冒血滴的事儿,赶紧催着他往厕所去了。

    同样的步骤,郝瘸子又来了一遍,只不过这次他把玉丢进了马桶里,最后还让我把玉捡回来。

    我说直接冲下水道里不就行了,他说不行,锁魂玉让人捡去会出事儿,而且这玉留着还有用处。

    没办法,我只能伸手到马桶里,从或者鸡血的马桶水中,把那块连着吊绳的玉给捡回来。幸好小姨爱干净,马桶上没什么恶心的东西,不过想起来当初马桶里冒出来的血珠,我心里还是有点怵得慌。

    搞定两只恶鬼,郝瘸子让我把屋里收拾了一下,去把小姨叫过来。等我们重新在客厅里坐定之后,郝瘸子问我,你想好了没有。

    我说想好了,在那里混还不是混,你管吃住就行,还有,你得回答我两个问题。郝瘸子说你问吧。

    我问他有没有期限,我总不能一辈子跟在他身边。他想了下,说等到你脸上两颗痣消失就行。我又问他干他们这一行有没有啥忌讳,比如说不能娶老婆啥的。

    郝瘸子古怪的看了我一眼,说当然没有。这下我就放心了。

    我的问题问完了,小姨又接着问,他跟着你之后是不是要离开成都?以后有没有假期,能不能随时回来?

    郝瘸子说当然要离开成都,他这次是匆忙赶回来的,在外地还有事等着他回去做。不过假期是有的,又不是坐班,有要紧事的话,可以随时回来。

    小姨这下放心了不少,转头对我说道:师一,你跟着大师出去,一定不要惹事,万事小心。

    看着小姨关切的样子,我心里挺不好受。我俩实际年龄一样,她却每天照顾我的生活,这次我的事前前后后没少折腾她,现在她还这么关心我。

    小姨和我都有些伤感,郝瘸子这时候起身要离开,临走时候让我今晚把事情都安排好,明天早上他会直接过来带我走。

    郝瘸子走的时候,小姨非让我去送他,我拗不过,送他到楼下,临回来的时候,郝瘸子忽然问了我一句,你小姨是哪年生的人?

    我说跟我同岁,是庚午年啊,怎么了?郝瘸子摇摇头,眼睛里面有些疑惑,没说什么,直接离开了。

    回到家里,小姨还坐在客厅,我俩都没说话,离别的气氛有些浓郁。

    其实我来这里才两个月,以前跟小姨也没见过几面,要不是经历了这次生死,我想我跟小姨之间,可能也只是普通的表亲关系。但也正是生死之间见真情,要没经历这些,我永远也不会发现小姨是这样好一个女人。

    我有些不自然的笑笑,说我走了之后没人保护你了,小姨你要不要抓紧时间找个人保护?小姨摇摇头,答非所问的说,是我在保护你吧?

    我鼻子有点酸,小姨又说,时间不多了,你出去找你朋友们道个别吧,明天可能就没时间了。我说我在这里没啥朋友,小姨说你生病的时候,人家胖子前前后后没少跑,临走之前,再怎么着也得去道个谢。

    我想了一下觉得也对,在这里,我也就胖子一个玩得来的朋友。离开之后,我不放心小姨,有事时候得让胖子过来帮帮忙。于是我就去找胖子了。

    找到胖子说了来意,这货嘴差点没笑歪,连忙拍着胸脯保证,小姨有事的时候,他一定会第一时间赶到,就算没事,他也每天都会去看看。

    他那点小心思我自然明白。只是小姨毕竟是个弱女子,一个人生活大为不易。再说,胖子这货虽然猥琐,但人是不坏的,有他在,我能放心一点。

    跟胖子在小餐馆里喝了两瓶啤酒,等我回家时候,小姨已经把今天那两只公鸡做成了菜,一道砂锅煲枸杞公鸡,还有一道是川味名菜烧鸡公。

    尽管已经吃过了饭,但小姨的心意厚重,我忍着啤酒涨意又吃了一顿。

    第二天小姨还要上班,早早起来做了饭,我们正吃着的时候,郝瘸子来了。听见敲门声,小姨眼泪吧嗒一下就落下来了。

    我一下慌了神,张大嘴巴但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劝,心里满是无比的怜惜,但却不敢把她拥进怀里。

    最后,小姨自己抹了眼泪,问我怎么不去开门,我这才怔怔的过去开了门。

    郝瘸子依然是一张死人脸,没任何表情,一进来就说长途客车还有半个小时就发了,让我赶紧跟他走。

    我心里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不想走,但小姨却着急起来,说这里离汽车站挺远,让我赶紧走,不能耽误了车子。

    我拎着行李出来的时候,小姨送我到楼下,脸上很平静,一直笑着冲我摆手。

    只是我分明看见,那一双晶亮的眸子中,似乎噙着整条长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