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阴阳代埋人 > 第十二章 鬼上身

第十二章 鬼上身

推荐阅读:风起龙城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神级猎杀者无尽破碎贩妖记贩妖记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起来时候郝瘸子又不见了人,我去前台问了下杨姐,说是上午时候走的。这老家伙,不需要睡觉的吗?

    特蕾莎在门口看见我,忙冲我招手,说她要骑车去白沙,问我去不去。

    我问她去干嘛,她说哪里有家杂锅菜做的特别好吃,她跟两个朋友准备去吃。要是我没事,就跟她一起去。

    我寻思了下,郝瘸子那边也不知道鼓捣什么去了,这少妇挺热情,就跟她去玩玩,正好看看白沙古镇啥模样。

    我们去租了自行车,从北门出去。一路上骑车的挺多,还有不少老外。那些老外贼热情,迎面过来的时候,一个个伸着手打招呼。

    白沙果然像郝瘸子说的那样,有些清冷偏僻。特蕾莎带我去了一个更偏僻的地方,从背街一个小胡同里穿进去,进到一个纳西院落里。

    饭厅内,几个纳西族的大娘在打麻将,旁边零散简陋的几张餐桌只有一桌有人,是素人甜品的老板和老板娘两人,带着他们一岁多的儿子,还有那只不足一岁的母金毛。原来特蕾莎说的朋友就是他们。

    我们过去坐下,对于我的到来,甜品店老板夫妇俩也没觉得奇怪。丽江这边就这点好,人都热情,带陌生游客出来玩也都觉得正常,当然,艳遇也正常。

    特蕾莎给我介绍了两夫妇,男的是强哥,女的叫索菲,不知道为啥也是英文名字。他们小孩名字有点女性化,叫诺诺。还有那只狗,名字更奇怪,叫二十七。一问才知道,这狗是强哥二十七岁时候养的。

    我笑着说我跟这狗挺有缘分,我叫师一,打小朋友都喊我十一,跟二十七一样,都是数字名字。

    两夫妇挺热情,小孩也不认生,很快我们就打成一片。

    纳西大娘见我们人齐了,就把杂锅菜上来。少数民族同胞就是淳朴,一大瓷盆的菜,上面满满的都是炖猪脚,装的都快盛不下了。

    味道也很棒,我们几个人吃的撑的不行,二七啃骨头也啃爽了。吃完饭索菲说带我们去喝酸梅汤,这里有家饮品店味道很正。

    我们骑车到了那家名叫“米良公社”的饮品店,那家店有一个后院,客人都在后院喝东西。下午太阳挺毒辣,几个人都是一身汗,但一进去就觉得身上凉爽了很多,我抬头一看,院内有颗两人合抱的大槐树。

    索菲的口味不错,这里的酸梅汤确实好喝,就是贵的很,一杯要价二十五。

    喝东西时候,特蕾莎要上厕所,索菲对这里熟,俩人一起去了。留我跟强哥闲聊。

    我问强哥生活在丽江怎么样,会不会天天出去艳遇啊?强哥吓一跳,说那肯定不能,他是结了婚的男人,要对家里负责。我说得了吧,你老婆已经走远了。

    强哥腼腆一笑,很有些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的意思,说艳遇这东西就是看心情,有时候来兴致了,就出去酒吧里坐坐,找个陌生女人谈谈岁月寂寞和年华凋零,就算是艳遇一场了。

    我问他难道不找个地方用身体交流下彼此的人生?强哥说咱们谈那些细节就俗套了。

    我俩正聊得欢畅,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惊叫。我抬头一看,好像是索菲和特蕾莎那边出什么事儿了。赶紧跟强哥一起跑了过去。

    我们跑过去一看,果然是索菲和特蕾莎。刚才那一声是索菲叫的,她眼睛盯着院里那颗老槐树,一副吓坏了的表情。特蕾莎比她更惨,坐在地上不动,一脸呆滞,嘴角甚至在流口水。

    强哥吓坏了,赶紧上去安慰索菲,我也准备过去看特蕾莎,但就在这时候,二七忽然狂叫起来,强哥怀里抱着的诺诺也跟着大哭。搞的场面一时很混乱。

    饮品店的店员和老板都被惊动了,走过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儿,强哥那边手忙脚乱,一边哄孩子,一边哄老婆,别的根本顾不上。

    我这边也搞不清楚出了什么事儿,见特蕾莎情况有些不对,就走过去扶她。结果她看见我,却忽然发了疯一般往后面躲,两眼无比惊恐的看着我,搞得我很莫名其妙。最后还是饮品店店员帮忙把她扶起来在一旁椅子上坐下。

    俩女人终于平静下来,强哥问她们究竟咋的了,索菲的眼神有些古怪,说她们从厕所出来,路上走着走着,她忽然看见一个人拿石头砸自己的脑袋,砸的血肉模糊,她吓了一跳,才忍不住叫出声来。

    旁边人都傻眼了,强哥咽了口唾沫,说老婆你是眼花了吧,这里哪有砸自己脑袋的人?索菲摇摇头,信誓旦旦的说她就是看见了。

    强哥吓坏了,脸都有点白。这时候我赶紧走过去,跟强哥说让他别问了,过去看看特蕾莎那边有没有事。然后我又笑着跟围过来的几个店员说这边没事了,你们回去吧。

    这件事情有些古怪,我毕竟见识过一些东西,知道不能将事情搞大,难以收场。

    店员散了,强哥走过来脸色煞白的跟我说,特蕾莎那边更吓人,一直不说话,眼睛发直,让我过去看看。我跟着他过去,我还没走到跟前,特蕾莎马上又满脸惊恐的想要往一边躲。

    我没办法,只能远远退出去,特蕾莎这才停住躲避的动作,缩在椅子上,呆滞的坐着,眼珠子都不转一下。这时候索菲已经恢复正常,我让他们夫妇俩过去扶着特蕾莎,我则抱着孩子带着狗,先离开这里再说。

    出来后,特蕾莎还是那样子。自行车是肯定骑不了了,我去找了个面包车,几个人仓促的赶回去。强哥看我比较镇定,问我是不是知道什么情况。我说我知道个屁,跟我在一起那老瘸子可能知道。

    索菲也一脸担忧的问我,她看见的是不是鬼,我安慰她说,哪里有鬼,你就是出现幻觉了,别多想。

    回去后,郝瘸子还是没影,我给他打电话,竟然也没有信号。强哥和索菲扶着特蕾莎先去休息了。

    一直等到晚上,郝瘸子才终于出现,而且他还带了一个人回来。

    那人看起来比郝瘸子年轻一点,长脸小眼,一头披肩发,挺有艺术老帅哥的范儿,看见我之后,就一直眼巴巴的盯着我,仿佛看见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般。

    我顾不上这些,急忙过来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然后问郝瘸子能不能救特蕾莎。

    郝瘸子神情恼怒,瞪了我一眼,反问说,我什么时候告诉你我是医生了?

    我一下明白了,老瘸子不愿意救人。我有点生气,就说今天这事儿肯定不正常,你既然懂这些东西,干嘛不帮忙看看?难道咱们这一行的人就没有一点同情心?

    郝瘸子这次干脆直接没搭理我,往他自己房间去了,我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

    按理来说我跟特蕾莎非亲非故,救不救人也没啥道德负担,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还是很难受。

    这时候,跟郝瘸子一起来的那个人却忽然走到我跟前,笑嘻嘻的说,你放心吧,瘸子会管那个女人的。

    我问他咋知道,他说瘸子这人虽然没有同情心,但很敬业。

    我心说这跟救人有啥关系,正准备问,却忽然意识过来了,难道特蕾莎这种情况跟阴阳代埋人的职业有关联?

    那人说完就直接跟着郝瘸子进屋了,我心里安稳了一点,又去特蕾莎的房间一趟。特蕾莎还是很怕我,索菲出来说她还是老样子,依然不吃不睡,不过还好没啥危险。

    我回去时候郝瘸子两个人正要出去,我还等他救特蕾莎呢,赶紧问他去哪儿,他理所当然的说要去吃饭。

    我气坏了,说特蕾莎那样子分明是被阴物缠上了,你不是说替天行道是阴阳代埋人的天职吗,为什么不去救人?

    郝瘸子挺意外,说没想到你竟然能看出来这点。

    我实际上也是猜的,以为郝瘸子这下要去救人了,没想到他又说埋葬阴物啥时候都可以,不急于一时,还是吃饭要紧。说完,他竟然真的拍屁股走人了。

    我气的瞪着眼,想破口大骂,那长头发哈哈笑了一声,说瘸子你别逗他了,然后过来跟我解释说,特蕾莎是被冲撞了身子,这时候正是阴气最盛的时候,强行驱除的话对特蕾莎身体不好,等明天处理最合适。

    原来是这样,我放心了一些。长头发又拉着我,很感兴趣的跟我说,你小子真厉害啊,阴阙鬼痣都整不死你。

    我说这是郝瘸子厉害,不是他我早就被整死了。我又问他是谁。长头发说他是老李。

    我一惊,长头发是老李头的师父?他看起来可比老李头年轻多了啊。

    吃饭时候,老李和郝瘸子一直在说人蜕的事,看来他是郝瘸子叫过来帮忙调查这件事情的。

    通过他俩的聊天,我才知道郝瘸子已经在山上发现了一个怪异的古墓,似乎跟人蜕有关。这么大的事儿郝瘸子竟然根本没跟我提过一句,也没让我参与。

    我心里有点不爽,感觉郝瘸子根本就没把我当成是徒弟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