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阴阳代埋人 > 第二十一章 山顶古墓

第二十一章 山顶古墓

推荐阅读:风起龙城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神级猎杀者无尽破碎贩妖记贩妖记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一愣,问啥传承仪式?郝瘸子说,阴阳代埋人的传承仪式。

    见我疑惑,郝瘸子抽了口烟,又给我解释。他说,阴阳代埋人的传承便是伏羲,但开启传承需要一个仪式。伏羲是用来埋葬阴物的法器,每一代阴阳代埋人第一次埋葬阴物之时,便是他接受传承的仪式。

    我想起来当初特蕾莎被鬼上了身子时候,郝瘸子也让我用伏羲放在她头上,而且发生了极其诡异的变化,就问他那一次是怎么回事。

    郝瘸子今天罕见的打开了话匣子,跟我说那次本质上才是我第一次埋葬阴物,但他用了秘法将那阴魂本源完全湮灭,只留下一点阴气,让我用伏羲埋葬之后,只给我增添了阳气,却并没有开启传承仪式。

    他说的简单,但我想起来当时那诡异景象和老李的表现,估计他所说的秘法绝非一般。我又想起来当时郝瘸子让我一定不要用伏羲触碰他,结合这一次他主动抓住我的胳膊,不用他解释,我心里也明白,当时若触碰他的话,估计会提前启动这个传承仪式。

    只是不知道,他为何上次宁愿花费功夫消灭阴魂本源,也不想开启传承仪式,但这次却主动安排我开启呢?

    我问了郝瘸子,他说每一代阴阳代埋人都有自己的守护灵,存于伏羲之中,就是第一次埋葬的阴物。冲撞特蕾莎那残魂太过弱小,而这子母鬼不仅阴气重,而且与我脸上阴阙鬼痣本源契合,再合适不过。他去段家找神仙水的目的也是为了消融子母鬼,方便我吸收。

    他说的简单,但我知道这过程绝非等闲。神仙水的价值不说,从一开始收了子母鬼后,他留下死玉说还有他用之时,他已经在想着给我安排这一切了。

    老李说的没错,郝瘸子虽然永远是一副死人脸,但真的对我很好。

    我问郝瘸子,我现在算不算是正式的阴阳代埋人了?郝瘸子把烟杆放下,让我过去坐到他面前,然后正襟危坐,极其严肃的问了我一个问题,他说:你现在有一次最后选择的机会,要不要成为阴阳代埋人。

    我刚要点头答应,郝瘸子又让我不要着急做决定,然后给我讲了一通关于阴阳代埋人的传承与规则。

    他告诉我说,阴阳代埋人走的是堂堂正道,讲的是天地规则,代天行罚于作恶阴物,不生业障,不涨罪孽。是以世间问道之士都讲究善缘因果,唯有我阴阳代埋人,不修善缘,不沾因果。

    只是天地规则之下,阴盛阳亢皆违天命,问道之途乃是天煞独木,踏上此木者,此生注定福缘弊薄,运缺身孤,为天地遗弃。是以,踏上此途之人,多是祖辈庇荫,福泽深厚,命格厚重之人,而阴阙鬼痣的出现,注定了我是阴阙之身,本就是天煞太岁,福泽全无,若是踏上这条路,注定山隔海拦,一步天堑。

    我听的明白,郝瘸子是给我陈述这条路的艰辛,只是我真的还有选择吗?

    我苦笑一声,对他反问说,若是不走这条路,我还有活下去的生机吗?

    郝瘸子摇摇头,一贯面无表情的脸上,竟也浮生出苦笑,叹道:“阴阳代埋人本是顺承天意,代天行罚。可偏偏你这这阴阙鬼痣又是天谴,一顺天,一逆天。不知是福是祸......”

    说完,他拿出来一个注射器,让我把胳膊伸出来。我大吃一惊,以为他要给我打针,结果郝瘸子说是要抽血。

    被他在胳膊上抽了一针管血之后,我问他抽血做什么,他说要以伏羲为纸,以血为墨,给我画本命血符。这是传承仪式最后一步,做完之后,我就是正式的阴阳代埋人了。

    我听的精彩,可惜郝瘸子说本命血符非同小可,必须斋戒三日,净身静心,现在不能绘制。

    接下来三天,郝瘸子一直跟我呆在一起,天天吃素,闲暇时间就坐在外面吹风晒太阳,最多在茶亭喝两杯茶,除此之外,什么事情都不做。并且他还把我的房间清扫了一遍,完全是他自己动手,不让杨姐进屋收拾。他说这叫净宅净坛,妇女必须避开。

    三日之后,郝瘸子让我沐浴更衣,然后到我房间里,让我把伏羲放于桌上,他把抽我的血盛在一个碗中。诡异的是,那血已经抽出来三日,却不干涸,反而泛出一点金色。估计郝瘸子用什么特殊方法处理过。

    我在一旁站定,郝瘸子则是又清洗了一遍双手,然后脚踩禹步,右手食指中指并起,蘸了我的血,凌空勾画一番之后,点到伏羲之上。一遍之后,他换了姿势,再次蘸血,重复先前动作,一连九遍。

    这过程虽然肃穆,但却并不算繁复,做完一切,郝瘸子便拿起伏羲再度交给我,并庄严叮嘱说道:“此物名伏羲,乃阴阳代埋人之信物,世间唯此一枚,你伸手出来。”

    我接过伏羲之后,郝瘸子又说,以后我们须以师徒相称。

    他这人古板苛刻,先前有一次我无意叫了他一声师父,他当时特别冷淡的训斥说,无师徒之实,不准我称呼他师父。但此时传承仪式结束之后,他却又特意如此告诫于我。

    我叫了一声师父,他应了一声。这传承仪式算是彻底结束。伏羲上面有了隐约的血色繁复纹路,我拿在手中,心里有种更加契合的感觉。

    我收好伏羲,问郝瘸子这伏羲既然是信物,怎么会只有一枚,他的伏羲呢?

    郝瘸子说他自己本身便是伏羲,不需信物。

    我没听明白他的话,但知道他那臭脾气,就没再问,转而问他说,我什么时候可以学他那符咒之术。

    郝瘸子摇摇头,说你不能学。

    我顿时急了,我之所以跟着郝瘸子出来,一是保命,第二便是想学他那一身本事,怎么忽然告诉我我不能学?

    郝瘸子给我解释说,世间符咒之法,比如老李一脉的辰州符,以及我们这一脉的天符,都是以阳气催动,进而达到破阴煞的作用,但我体内阴气浓郁,必须等补充阳气抵消体内阴气之后,才能学这符咒术。

    我心中郁闷,郝瘸子交代我今天好好休息,明天还有事情要做。

    第二日,郝瘸子早早把我叫起来,一起吃了早餐之后,他让我拎着当初从昆明带回来的两个大箱子,跟他一起上山。

    这箱子里装的雷击木是我的克星,不过只要不开箱的话,对我的影响不大。

    暂时还不知道郝瘸子要带我做什么,但既然带上了雷击木,肯定不是寻常小事。我心里很兴奋,正式确定了师徒关系之后就是不一样,他终于在做正事的时候带上我了。

    这次郝瘸子带我先去了九鼎龙潭那边,然后一路往西边走,到了石莲寺后面的山上。

    这座山与先前我跟郝瘸子去过的山不同,那边山上植被繁茂,坡度也相对平缓,而这座山,从山脚下往上看就觉得如同悬崖峭壁一般。山岩大片裸露,极为雄险。

    丽江这里果然地势奇特,相隔不过数千米的两座山,竟能表现出如此不同的风貌。

    登山过程把我累得够呛,许多地方几乎都是将近九十度的直角,诡异的是,山路上竟然偶尔能遇到一些马粪。郝瘸子跟我说滇马爬山能力很强,这种山路根本不算什么。听的我十分汗颜,觉得自己连匹马都不如。

    好在这座山不算太高,最后在郝瘸子帮我分担了一个箱子的情况下,我才勉强爬到山顶。

    郝瘸子不让我休息,我俩穿过山顶的一片针叶林,往里面走了几百米之后,前面山势再起,不过这次坡度平缓多了。又爬了一个山头之后,山对面已经完全是人迹罕至的老林子。

    郝瘸子把我带到一个山岩脱落形成的小岩壁下面,扒开一片**树叶和碎岩石之后,露出一个小小山洞的洞口。

    我问郝瘸子这里是什么地方,他说,这是个古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