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阴阳代埋人 > 第二十四章 一线生机

第二十四章 一线生机

推荐阅读:风起龙城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神级猎杀者无尽破碎贩妖记贩妖记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于被填住洞口的洞穴中,意外发现了另一条蜿蜒伸出去的山洞,这完全是绝处逢生的戏码,但我跟郝瘸子一路走下去之后,却发现,这只是一个假象。

    这个山洞里一点危险我们都没遇到,但最终的结果却使我们的处境变得更加危险。

    这条山洞也不长,只有一百米不到,尽头处是一面平整的岩壁,根本没有任何有出口的迹象。郝瘸子在那片岩壁上摸了两下,说上面有渗水,这里很有可能是大山的深处,不太可能有出口。

    这下我彻底绝望了。

    郝瘸子依然在那山壁上摸索着,似乎在找寻能钻出去的洞口,可那青黑色的岩壁一看就厚实无比,怎么可能找到出路?我心里不可避免的颓废起来,坐到地上,掏出一支烟点上。

    郝瘸子这时候却忽然转身,对我训斥说,从现在开始,不准抽烟,山洞唯一的洞口已经被堵上,这里很可能会逐渐缺氧,不能做无谓消耗。

    我把烟熄灭了,但心里却没有在乎太多。这山洞虽然不大,但相对氧气来说,我们更需要的是水和食物。没有那些东西,我们根本支撑不到氧气消耗完那一刻。

    郝瘸子终于放弃了搜索岩壁,说来的路途上可能还有一些漏掉的地方,他要过去在搜索一番。然后他还把手机留给了我,说让我尝试拨打手机,多试一些地方,可能会有信号。

    说完郝瘸子走了,因为他要搜索山壁的缘故,探照灯也被他带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在黑暗中,对着调到最弱光线的手机屏幕,一遍一遍的拨打电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消失,电话根本没有一丝一毫要打通的意思,我慢慢摸索着去找到了郝瘸子,跟在他身后走着,扩大搜索手机信号的范围,但依然没用。

    在我手机只剩下最后百分之四电量的时候,我记住特蕾莎和强哥、索菲的电话,换成郝瘸子的手机继续拨打起来。郝瘸子的手机是最老式那种,更耐用一点,但等他搜索完所有山壁之后,电话也只省下来小半格电。而我们期盼的信号,一次都没有出现过。

    最后,我们两个人坐在进来时候的洞口旁,第一个探照灯电量已经完全消耗完,第二个探照灯也用了一个多小时,恐怕也撑不了多久了。

    郝瘸子说岩壁上找不到任何线索,唯一的希望只能寄托于手机上面了。

    算算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几个小时,现在恐怕已经第二天凌晨了。手机电量无法支撑太久,如果在电量消耗完之前,我们依然打不通电话,恐怕就只能像之前那些怨灵一般,留在这古纳西墓地里,做一个孤魂野鬼。

    所有生的希望都破灭之后,我反而冷静了下来,回想起前些天我躺在家里床上等死时候的感觉,心里似乎也并没有太害怕。这时候郝瘸子催着让我继续尝试着搜索信号,但我却觉得不妥,说手机信号有可能根据时间不同,也有不同幅度的变化,可能现在这个时间段信号太差,我们不如关机等几个小时再拨打。

    郝瘸子同意了我的看法,然后我俩把探照灯关了,背靠在山壁上休息,整个山洞中死一般的空寂。

    或许是折腾的太累,我才坐下来没一会儿,就失去意识沉沉睡了过去。

    睡梦之中,我感觉自己被压在一块大石头下一般,胸闷心慌,一直到我打了个寒颤醒过来的时候,四周依然一片死寂。

    四下漆黑,我什么都看不见,笑声叫了一声“师父”,却没得到郝瘸子的回应,我吓坏了,赶紧把手机开机,用微弱的手机屏幕四下乱照,却什么也看不到。

    即便明知道是等死,但不见了郝瘸子,我依然心慌,总觉得黑暗之中有一双窥视我的眼睛,让我寒毛直竖。

    我又静坐了半个小时,中间还拨打电话转移注意力,但越来心里越慌,甚至开始怀疑是郝瘸子故意把我引到这里又丢下不管,最后趁我睡觉之时逃走了。

    我终于坐不住了,站起来,用手机屏幕的微弱光线四处找了一下,那个还有电的探照灯也失踪了。我想了下,用手摸索着山壁,一步一步慢慢往前走。

    手机还有最后一点电,我虽然心理几近崩溃,但还有最后一丝理智残存,不敢再有丝毫浪费,把手机关机了。

    山洞地面并不平坦,不时有凸起的石块或者低陷下去的黑灰,一路上我也不知道摔了多少跤,终于在穿过洞穴,走到内侧山洞时候,看见前面隐隐有光线传来。

    我冲着那边高喊了一声“师父”,然后就看见光线快速移动,但诡异的是,那光线并未靠近我这边,反而是向着反方向去了,看起来似乎被我的声音吓跑了!

    我心里大惊,难道不是郝瘸子?这个山洞里还有别人?

    我匆匆往前面追过去,但路况不平,才跑出去两步,就再次被绊倒,而且这一次我撞到了旁边的石壁上,眼前金星直冒,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候,身上一阵虚弱无助,但一睁眼,我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烟味儿,转头一看,距离我一米远的地方,有个红点一闪一闪的,我试着叫了一声“师父”。

    那边果然传来了郝瘸子的声音,他问我感觉怎么样了。我挣扎着爬了起来,感觉头上一跳一跳的疼,伸手摸了一下,头上绑着厚厚的布条,用手按一下,里面撕裂般的疼。

    我咳嗽了一声,说没事,然后又问郝瘸子我昏迷了多久,郝瘸子说一天。说完他就沉默了下来。

    我没问郝瘸子为啥开始抽烟,反而自己也摸出来了一根烟点上。已经过去两天,依然没有找到任何出路,甚至没看到一丁点希望,这一次,连郝瘸子也绝望了。

    抽着烟时候,我把摔倒时候看见的事情说了,郝瘸子说那个人就是他,只是山洞里回音很重,我大叫一声之后,他听到的方向有偏差,所以才往后面跑去。

    一支烟抽完,我在身上摸了下,没找到郝瘸子的手机,就问了他一句。郝瘸子声音很低沉的说,我昏迷的时候,他已经开机继续搜索信号,最后终于在山洞入口那里搜索到了一点信号,但电话刚拨出去还没接通,手机就自动关机了。

    老瘸子说完甚至还苦笑了两声,但我却立刻想起来一件事,我手机关机的时候显示还有百分之四的电量,不知道这时候还能不能开机拨出去。

    我把手机拿出来,因为电量太少,没敢直接开机,先给郝瘸子说了。他听完终于振奋了一点,叫我一起跟他去山洞入口那里。

    我俩一点一点小心摸索着墙壁往前走,幸好这里距离洞口不远,二十分钟后摸到了洞口,我准备开机,郝瘸子却让我骑到他脖子上,把手机伸到洞口那里,说只有那儿能搜索到一点信号。

    郝瘸子此时竟然还有气力,他把我驮起来,我忍着头上疼痛,把手机开机,举到洞口处。

    手机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尽管电源栏里显示狰狞的红色,但看到两格信号,我几乎都热泪盈眶了。来不及感慨,我忙给特蕾莎拨了过去。

    因为距离我身体太远,我把免提打开,但电话听筒里嘟了两声之后,竟传来对方挂断电话的声音!

    我一下就慌了,根本来不及多想,手忙脚乱的又要给强哥拨,但这一次,不等电话接通,手机便自动关机了......